献姬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数月后时值盛夏,天气比往年酷热许多,梅水灵端坐在莲池旁的小亭上刺绣,微风  徐徐掠过她的发丝,她轻轻地一拂,停下手中的针线,将手轻放在隆起的腹部上头,唇  角扬起一抹好美的微笑。  

    “水灵,那个小淘气又欺侮你了吗?”杨子茜走入亭台,笑问。  

    她笑着摇摇头,低垂螓首满足地安抚着腹中的胎儿。“或许是天气太热,他似乎睡  得不怎么安稳。”  

    “是吗?让姑姑听听。”杨子茜蹲下身贴近她隆起的腹部,不一会儿,她哇哇大叫  地跳起身来。“哎哟!好小子,你居然敢踢我。”  

    梅水灵被杨子茜的滑稽模样给逗笑了。“真的吗?你能感觉到他踢你吗?”  

    杨子西作势鼓起腮帮子,“怎么?你好像很高兴我这个做姑姑的给人欺侮似的。”  

    梅水灵情急地解释:“别气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好啦,我是逗你的。”杨子茜笑着再蹲下身抚摸着她的肚子,“这一脚踢  的要是大师兄,真不知他有多开心……”  

    一句无心的话,再次勾起梅水灵的愁绪。是啊,冷如星若知道他们将有一个孩子要  来到世间,不知他的反应会是如何?  

    这几个月来,杨子茜虽不曾与她谈及长安的情形,但几次在上市集的时候,她也隐  隐约约地听见长安城里传来的兵变,她嘴里虽然不说,但心里一直是明白的,看着展皓  来来往往在江南、长安间奔走,她也知道长安城里传言的兵变,与冷如星有绝大的关系  。  

    梅水灵突然的沉静让杨子茜紧蹙眉头,望着她眉宇间锁着轻愁,美丽的双眸无意间  流露的哀伤,她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算了,没事多话作啥?  www.qb5200.coM

    “他好吗?”梅水灵轻声问。  

    “长安城里近来很乱。”杨子茜思索着该如何回答,“安禄山谋国夺权的狼子野心  原就昭然若揭,现今又给大师兄逼急,索性以讨伐杨国忠?名起兵造反,杨国忠也在一  片声讨中命丧黄泉,而……”  

    梅水灵听得心惊,杨子茜似乎故意忽略她的问话,瞧她说了半天始终没有提及她的  爹爹,于是忍不住急问:“那我爹呢?”  

    “他还活着。”杨子茜瞧梅水灵的神情还算镇定,于是再道:“安禄山怀疑杨国忠  之所以会握有他篡谋的证据,乃是梅常颢变节所致……”  

    这么说,爹爹的性命不就危在日歹?“这也是他一手策划的?”她心如死灰般跌坐  。  

    “不能怪大师兄,他们确实该死。你去看看如今的百姓是过着怎样担心受怕的日子  ,在这班乱臣贼子的夺权战中,造成多少破碎的家庭,令多少人生离死别……一个安禄  山、一个梅常颢,又如何抵得过千千万万条性命?”  

    她明白,她当然明白,爹是千该万死,她不只一次这么说服自已,但他再怎么坏,  也还是她的爹啊!试问天底下有哪个儿女可以坐视爹亲的生死于不顾?  

    杨子茜见梅水灵哭得伤心难过,忍不住也跟着泪眼婆娑。“别哭了,为了腹中的胎  儿你要保重,况且最坏的情形还没有发生不是吗?你爹只不过是让安禄山给囚禁起来,  并没有死!”  

    是啊!爹还没有死,那么她要再去求冷如星,求他念在孩子的份上饶了爹爹的命!  

    “子茜,带我去长安,我要见如星。”  

    ***  

    杨子茜拗不过梅水灵的请求,只得带她前往长安。一路上兵荒马乱,所经之地皆尸  骸遍野,这种种可怕的景象,让她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早已超越她们所想像。  

    她们已经相当避人耳目地乔装过后才进入长安城,但还是在一进城后便让安禄山的  党羽给识破,杨子茜?保护梅水灵的安全,要她留在轿中千万不可出来。  

    她一人奋力迎战,可惜她虽有功夫底子,但毕竟比不上四位师兄,所以在寡不敌?  的情势下很快地败阵下来,身受重伤。  

    所幸一场混战之中忽地出现一人出手相救,然杨子茜虽让人给救走,但留于轿中的  梅水灵则落入安禄山的手中……***  

    梅水灵被带到安禄山所私设的地窖之中,在潮湿阴森的角落里她发现一位白发斑斑  的瘦弱老翁,她愈瞧那身影就愈觉得熟悉,愈瞧就愈是心惊。她举起沉重的脚步朝老翁  移近,整个心紧揪得发疼,直到接近老翁咫尺时,她终于由微弱的光线中证实她心中的  猜测……“爹!”  

    咿呀一声,地窖的门板与梅水灵的呼唤同时出声,而走进来的肥胖身躯正是安禄山  。  

    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时惊醒梅常颢,梅常颢先是惊惧地看着正逐步走近的安禄山,而  后不敢置信地转向身旁的梅水灵。  

    “灵儿?”他低呼一声,以瘦弱的身躯挡于她的身前。“你怎么会在这儿?”  

    “想不到吧!在老夫以为就要栽在冷如星那小子的手上时,却意外地得到这个宝贝  。”答话的是安禄山。  

    他大笑地走向梅水灵,攫起她的下颔道:“有了你,老夫还用惧怕那个小子吗?哈  哈哈,这就足以证明天下理该由我安禄山得到;除了我,还有谁能掌控这片大好江山?  ”  

    “呸!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梅水灵不屑地吐了安禄山一口口水。  

    啪的一声!  

    梅水灵一手抚着红肿的脸颊,一手抚着微隆的肚子,恶狠狠地瞪向他。  

    “灵儿,要不要紧?”梅常颢赶紧向前探看。  

    “不要紧的,爹爹。”  

    蓦地,外头一阵諠哗,在喧嚣声中,有人来报:“不好了,不好了,冷如星杀进府  邸来了。”  

    “可恶!”安禄山脸色丕变,拖起梅水灵的藕臂快速奔于外。  

    梅常颢见状惊惶不已,跛着脚拖着不良于行的瘦弱身躯,也紧跟了出去……“冷如  星,你想杀老夫吗?”安禄山自地窖中走出。  

    “纳命来……”  

    冷如星淩霄而上,在风驰雷掣间击出疾如雷电的招式,原想一剑送他归西,但剑一  出鞘,他才发现安禄山身旁的梅水灵;安禄山将她往前一推挡住利剑,而在电光石火间  冷如星硬生生地将剑一偏,才闪过眼前的危急。  

    “水灵!”  

    冷如星嘴唇轻轻翕动了下,低呼她的名,他几乎不敢相信他的双眼,她突然的出现  让他无措地愣立在那儿,种种复杂又难以解释的情绪刹那间全涌上他的心头,是喜、是  忧、是苦、是涩,可怎么会在这种时刻再见到她?  

    瞪视着眼前的梅水灵,他怎么都没料到在这最后的关头上,情势居然会急转直下。  

    梅水灵再次见到冷如星,心猛地抽痛,她茫然地僵立,任凭那斗大的泪珠自她脸颊  滚落下来,她懂得他的心思,在他好不容易等到的复仇时刻,她怎能坏了他的大事?  

    她唇角挂着一丝凄凉的微笑,神情显得寂寞而悲怆。“如星,别管我,乱臣贼子人  人得而诛之,你尽管下手吧!”她将头高高抬起,以示无惧眼前的危机。  

    “你怎么会在这儿?子茜呢?”他急问。  

    他此时的心情相当紊乱,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取舍,仅能沉痛地注视着她那苍白  而布满浓愁的脸庞,而她也昂首与他对望。  

    仿如一道电流于同一时间贯穿他俩,在两人心底同时掀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心酸,在  双方眼底有着相互信赖的神情,同时也蕴含无限的悲伤。  

    “对不起,我们一进城就出事,子茜失踪了,我……”  

    “该死!”冷如星低咒。  

    “哼!你们两个到底说完了没有?把剑放下,我可以考虑放了她,否则……”  

    安禄山将刀子架在梅水灵的颈喉,恐吓道:“这一刀下去,可是一尸两命!”  

    安禄山的恐吓提醒了冷如星,他望向梅水灵微隆的腹部,脸上交错着惊喜与担忧,  他的内心正天人交战着,就在他无法下定夺的一瞬间,一道黑影冲向安禄山,就这么让  安禄山手上的刀划过梅水灵的头项,然后落在梅常颢背上穿刺过前胸。  

    “爹……”  

    冷如星一惊,立刻旋空接下梅水灵柔软的身子,她则负伤爬向于垂死边缘的梅常颢  ,大声哭喊着:“爹!”  

    “灵儿……”梅常颢困难地闭了下眼再睁开。“爹……爹对……对不起你!”  

    “爹,别说!什么都不要说了。”梅水灵哭喊,以双手堵住梅常颢胸前急涌的血水  ,全然忘了自己的颈部亦同样流着血。  

    “再不说,就来不及了……”梅常颢勉?其难地朝冷如星下跪,哀求道:“请你原  谅我……当年因我一时的贪念毁了冷家,我、我对不起你……但求你念在灵儿对你一片  痴心的份上,忘了吧……所有的恩恩怨怨就随我这一命结束吧!千万不要再……祸及后  代……求你……”  

    “爹,别说了,别再说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灵儿,爹不值得你流泪……你不要恨他,不要想报仇……  我、我本就该……死!”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梅常颢仍不舍闭上双眼,那炯炯的目光  中仍企盼着得到冷如星的应允。  

    “爹……”  

    她激动地大哭,虽然她早已明了这一日终会来到,可是在这一刻她仍压抑不住情绪  的激动。  

    冷如星从头至尾不发一语地站在她的身后,表情显得异常沉静,按理,梅常颢的死  应该让他感到快乐才是,然而他此刻的心情却相当沉重,他不明所以地瞪视着地上的苍  白尸体,对自己此刻的情绪更是无法理解,然后他的目光移向哀痛欲绝的梅水灵。  

    蓦然之间,他开始迷惑起来,在一心一意以复仇?志的日子里,在无涯的回忆中,  他所尝到的只是无边的苦涩,他为了满腹的仇恨究竟失去了什么?  

    眼光再往下移,来到她微隆的腹部,他的表情有着痛苦,眼前这个女人是他心底难  舍的至爱,然而他究竟伤了她多深?  

    突然之间,他忆起师父常在他耳旁的叨絮:人间恨事知多少,生事事生何日了?  

    害人人害我时休,何须苦苦用机谋?  

    冤家宜解不宜结,各自回眸看后头!  

    “各自回眸看后头!”他喃喃自语着,眼光仍是停放在梅水灵腹部,突然,他整个  心胸顿时澄清起来,他终于了悟师父所言何意,也终于能体会师父的一片用心。  

    缓缓地、坚定地,他走上前握住梅水灵的手,然后再对已死的梅常颢道:“放心吧  !我会用生命去珍惜我所爱的女人,我将给予她人世间一切的快乐,让她永远离开仇恨  的枷锁。”然后大掌朝梅常颢的脸上一拂,终于让他安心地归西。  

    冷如星的话如一道暖流涌进梅水灵的心头,她激动地抬起头,望向他,惊讶于他竟  对她有着这样深厚的爱恋,她一直都不知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凝望着她,然后长臂一伸将她搂进怀中,“别哭了,小心  吓坏咱们的宝贝。”  

    她紧紧地抱着他,倚在他怀中轻轻啜泣着,伤心与喜悦的泪珠交融地滑落,成串、  成串地……“恨我吗?”他问。  

    “不恨。”她答。  

    他刚硬的唇角扬起一抹不显著的笑容,抱起她,裹住她颈上的伤,长臂一展双双绝  尘而去。  

    ***  

    二年后在深幽的山谷中有一处绽满了五?六色的梅树,而在香气四溢的梅树中,有  位美丽绝尘的少妇与一位俊逸非凡的男子正对坐抚着琴瑟,那如黄莺初啼般动人的嗓音  伴着琴瑟回荡在整座山谷,幽幽荡荡地的深情紧扣住每一寸花草、每一缕空气、每一颗  心弦,是那么地清丽,是那么地纯然,那么地引人入胜……“娘、娘,您快来看看,爷  爷捉了两只好大好肥的鱼回来了!”伴着笑声,一位活泼可爱的小娃儿奔进少妇的怀中  ,望着美丽的娘咯咯地笑道:“爷爷说咱们今晚要吃鱼大餐。”  

    男子停下抚琴站起身来,走向甫回谷的老翁问:“师父,二师弟可有消息?”  

    “哎呀呀!别一进门就净问一些烦人的事,你就没瞧见我的心情大好吗?少来扫我  的兴致。”然后话锋一转朝少妇道:“我说灵儿啊,今晚咱们可得庆祝、庆祝!”  

    梅水灵甜笑着走近,问:“灵儿不明白,咱们今晚究竟该庆祝些什么?”  

    “咦!”老翁大惊小怪地弹跳起来,好似遇着一个大白痴似的,大叫道:“现在全  天下都在?安禄山的死普天同庆着,难道我们不该也来庆贺一番?”  

    “安禄山死了?”梅水灵与冷如星同时问道。  

    “死了、死了,被他亲生儿子杀死了!正所谓因果回圈,屡报不爽!”老翁得意洋  洋地抓着手中的大鱼往屋里头走去,顺道唤:“恕儿,咱们进去杀鱼。”  

    “哇,好啊,好啊!”一阵欢呼后,那一老一小的身影已进屋内。  

    梅水灵走近冷如星,凝望着他,脸上净是宽慰的笑容,冷如星则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心中无限感慨,他轻柔地吻着她的额头,低语:“过去了,全都过去了。”  

    “是啊!也该全都过去了……”她滑下一颗湛美的泪珠,终于放下心头的沉重。  

    当年冷如星为了她,放弃可杀安禄山的机会,让那贼子得以取得天下,他虽然口里  不说,但她一直明白那是他心头永远也放不下的过失;但谁也没想到,安禄山仅仅在位  一年便死在其子之手。  

    有这样的结局,是大快人心的,梅水灵欣慰地一笑,仰起头深情款款地对冷如星说  :“我爱你,一直以来我都害怕着自己的爱会成为你的负担,可是现在不会了,因为我  知道仇恨是真正的过去了,它再也不会成为我俩之间的嫌隙。”  

    他轻柔地吻着她的眼睫、她的鼻、她的唇,爱恋而温柔地低语:“你想多了,它早  已不存在于我俩之间,我爱你,相信我,再也没有任何事情会比这来得更?重要!”  

    “娘……”  

    “嘘!”老翁偷窥了一眼外头的火热镜头后,满面通红地抓着碍事的小家伙往里头  躲去,“别吵,外头正演着儿童不宜的剧情,小孩子凑什么热闹!”  

    “什么是儿童不宜啊!”  

    “这……问这么多作啥?你长大不就知道了!”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