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花嫁 终曲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下一秒钟,她转身急速拉开车门,钻入车内。

    她知道他又误会了!虽然不知原因,

    但,她知道……他讨厌她!

    哀戚的眼神看向司机。“拜托你司机先生,赶快开车!”粗嗄的嗓音,划破寂静空气,回旋于众人中。

    司机如被催了眠般,油门一踏,车子急驶而出。

    很快地车影消失在与海紧邻的道路上。

    豪宅前的三个男人,表情不一、各怀心事。

    “阿曜,怎么回事?”左子政跨步上前,劈头就问。

    易济曜抿紧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阿宇,麻烦你送我到机场,这次的聚会改期!”丢下话,他径自走往屋内车库等着迟靖宇。

    望着他的背影,身后的两个男人不知该如何反应。

    *  *  *www.qb5200.coM

    回来后,莫妤似一缕幽魂般,独自闲晃在街道上。

    夕阳西下、星月交辉,然后东方天空渐露鱼肚白,她失魂的走着,没有目标、没有休憩地、没了藏身的地方、没家人、也没了朋友。

    这是她背叛了好友,该尝到的下场吗?

    她劝睨蓉应该试着接纳别的男人,而自己却卑鄙的爱上了易济曜!

    爱上睨蓉心仪、暗恋的对象!还与他……

    移动着无知觉的双脚,她走入一条小巷,直到双脚已麻痹,她倚着一道花雕门,觉得全身的力气已用尽,她又累又饿、浑身酸疼,一波黑暗袭向她……

    “你……还好吧?”一细腻的声音由莫妤的上方传来。

    她勉强的睁开眼,怀疑自己看见了……天使,她对着她笑。

    “天啊!你发烧了!”那女孩扶起她,旋开雕花门后往内走。

    莫妤眨着眼。上天还怜惜她吗?否则怎会派个天使来救助她呢?

    她的意识迷离、已近昏眩……

    *  *  *

    傍晚时分,莫妤在厨房里忙着。

    她简单的做了几道菜,是为了答谢救了她的女孩——童心心。

    若不是她好心的帮了自己,她可能已晕倒在街边,小命不保了。

    “妤,好香喔!”一进屋,童心心即步人厨房,为阵阵扑鼻而来的食物香味,食指大动,捻指偷吃了口桌上一碟菜肴。

    一早她扶着莫妤入屋后,两人有了简短的交谈,她知道莫妤的情况,就执意她留下来,至少到退烧。

    莫妤转身,脸上绽开灿烂笑纹,她端来另一碟红烧蹄膀,拉开餐椅在童心心对面坐下。

    取过一旁的纸笔,她急忙写道——

    “今天下午我去看过医生了。医生说我明天就可以恢复说话了!”

    “真的!那太好了。”童心心高喊,随之脸又垮下来,情绪是明显的低落。

    见童心心一脸阴郁,莫妤伸手轻碰了一下她,手上的笔急书——

    “你有心事?虽然我们两人萍水相逢,但我总觉得与你特别有缘!

    方便告诉我你的心事吗?说出来或许你心里会好过些!”

    她眨了眨眼,真切点头,希望童心心将心结说出。

    “妤,你……喜欢过,也许我应该说……你爱过一个人吗?”童心心突兀地问。

    哎,又是一个为情所苦的女子!

    看着童心心脸上一闪而逝的光彩,她急急下笔。“怎么,你心底有了爱恋的人?”

    “嗯!”童心心点头,垂低头深叹息,接着说:“但是,他不爱我。如果有一天他愿意娶我,只是为了他家迷信的誓言!”

    “誓言?什么誓言?”

    莫妤好奇,笔尖急速地刻画于纸张上。

    童心心翻开右掌,露出了两颗殷红的朱砂痣,她纤纤细指在上头画了画,道出了一段她的心事。

    她很难相信,居然有人迷信成这样,侧头想了想,莫妤连忙提笔,将脑中的巧计直书而出——

    “心心,你有没有想过将痣除掉!然后再告诉他,誓言已经解除了!让你们彼此有个机会重新开始。

    如果他在乎的是你的人而非家族的誓言!

    我知道——也许这样做你心底会难过,因为你将连最后的屏障也会消失,但如果他在乎的只有誓言,你真的愿意与他共度一生吗?”

    停笔,她对着童心心笑,脸上却为自己的心事挂了一抹无奈。

    她能提供意见予童心心,对于自己与易济曜的事,却百般的无奈,且无解!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妤!”恍然大悟,童心心真切的道谢。才一转头,却对住了莫妤阴郁的脸。“好文,你也有心事吗?”她好心开口问。

    童心心的问题让她怔愣了会儿,执于手中的笔仿佛有千斤重般,握着手中的笔就是久久无法烙下一字一句。时间分秒的经过,她深吸一口气,终于缓缓落笔——

    “我的情况与你不同,但一样是情感问题。目前我还未想出解决之道,但……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再继续在一起了!”

    思及此,她的心又无端的抽痛!是不能在一起了,昨天在表哥的住宅前,他看她的眼神阐述着厌恶!

    她无法漠视易济曜对她的不信任,他的眼神伤了她!

    “为什么?”童心心无心机的问。

    踌躇了会儿,咬着唇,莫妤缓写道——

    “我们之间存在着误解,而且他是个复杂的男人……”

    顿住笔,她想了一下,欲再往下写,却让突来的电话铃声给打断。

    童心心跑到客厅接起电话,不到一分钟,她走回餐桌旁,一脸黯沉。

    莫妤见童心心一脸阴郁,关怀的急书——

    “是谁?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很难看?”

    见了纸上的字,童心心只是垂首低摇。“我们吃饭吧!”她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起身端来碗筷,盛好饭后,失魂的吃着。

    *  *  *

    她不知道,是不是会发生的事,终究躲不开!

    直到这一刻,她让哥哥押着坐上了车,她仍旧无法相信,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原来童心心那个迷信的恋人,居然是哥哥好友。晚餐时那通电话是他拨的,为的是到童家接心心。想当然尔,他见着了她后,自然是押着她,将她交到哥哥手中。

    侧眼,偷偷瞄了坐在一旁的哥哥一眼,她轻抚着胸口。

    她的苦难好像……已快度完了,上天终于眷恋她了!

    摆头,看向车窗外,那纤细女子奋力甩门的背影一眼。她在心里暗喜,没想到峰回路转,她可以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她抓到哥哥的痛脚了!而且是最大的痛处喔!

    哥哥有了女友了!而且看来不只是女友而已,那女子可能还是她未来的大嫂呢!还有方才哥哥硬拉着她上车的情景,似乎已让她未来的嫂子大吃飞醋呢!

    “你最好跟我说清楚,这段期间你跑到哪去了!还有妤翎那丫头呢!”转回头,莫杰冷寒着脸,啪啦的猛问。

    望着忿怒中的莫杰,莫妤摇头,霎时机灵的大脑一闪,迅速由背包中取出纸笔,写着。

    “我的声带长茧开刀不能说话,所以所有问题明天再回答你!”

    莫杰眯起眼,对于妹妹的推拖手段,有谁会比他清楚。

    “你不能讲话是吗?”他沉着声问。“还能写字对吧?”他出其不意的开口道。

    翻了翻眼,莫妤深叹一声,无奈点头。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适才车上发生的一切,已然成了她谈判的筹码。大胆臆测,不疾不徐地,她在纸上缓缓刻画——

    “如果你要问我姐姐到哪去了!我的答案只有一个——我不知道。而且姐姐的事,我们都无权过问。

    但是……如果你要我帮你跟我那未来的嫂子解释我们两人的关系,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她单指指向已消失在宅院里,那女子的背影。

    “你……”莫杰怒拧起眉结,却半晌静声不语。思忖了会儿,他终于开口道:“算了,这次就算让你抓到我的痛处好了!你去跟她解释——”

    摇了摇头,她写出了要求:

    “我有条件,你不准逮我回新加坡。”

    莫杰无奈地点头,邪黠的眸子一转,狡侩地窜出另一计谋。“我答应你。”

    “你答应了!”她怀疑……今日她的哥哥怎会……这么好说话?

    “快去吧!”莫杰指了指车窗外,催促着她下车。

    眸光一转,莫妤小心的写着——

    “那……我们可以回家了!解释的事、明天再说——”

    “莫妤……”看着那一排娟秀字迹,莫杰惊喊出声。

    莫妤却不徐不缓地写着——

    “哥,如果你不希望我搞砸你的事,就别嘶吼了!我们回家吧!医生说我明天才能说话,明天看过医生后、我一定陪你来!”

    莫杰无法置信的瞪了妹妹一眼,而莫妤则将视线拉向车窗外。

    心里闪过一丝苦楚……

    现在她是不用躲家里的人了,但……睨蓉呢?她该如何面对她!

    还有那个令她心痛的男人呢?他已成了她终生必须躲避的对象了!

    她不敢再见他、也不想再见到他!

    *  *  *

    一星期后,莫妤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但却仍然没回电台去上班,因为她还没想到该如何去面对华睨蓉。

    黄昏的时候,落日西照,她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缩成一团小人球。

    这几日,姐夫已派人通知了父亲,下星期就会带着姐姐一同回新加坡,而婚礼则在他们回去的三日后举行。

    低头看了眼桌上准备好的辞呈,她准备明日回公司后即递出。

    为了避免再见到易济曜,她想……她该离开,回新加坡去!

    唯有这样,才能永远的避开他,不再见面!

    她失魂的想着,深刻的痛觉又由心湖冉冉泛开……

    门铃适时响起,拉回了她的思绪,阻断了她暂时的心痛。

    机械式的,她上前开门,拉开门的刹那,她脸上浮现了赧色。

    “你真不够朋友,搬回家了也不通知我,都不知道我一回来有多担心你!”一跨进门,华睨蓉即唠叨个不停。

    “我……对不起!”她不知该如何开口,掩上门后,逃避的转身去倒水。

    “你嗓子好了!”睨蓉紧跟在她身后,真切毫无心机。

    她待她越好,越真切的关心她,莫妤的心里就越觉对不起睨蓉。

    端着水杯,她转回身,压抑的情绪如绷断的琴弦,她终于忍不住的低泣出声……

    “对不起!”她缓声道出口,双眼淌满泪滴,不住啜泣。

    华睨蓉急了。“小莫,你……你怎么了?”记忆中的莫妤是从不哭泣的,这可急慌了她。

    对着睨蓉关怀的眼神,莫妤再也忍不住,就算睨蓉会怪她一辈子,她也不想再瞒着她了。

    于是她将与易济曜在雨夜里相遇、暂住他的公寓、两人无法抗拒的亲密,到她不知的误解,一一的都告诉了睨蓉。

    眨着眼、掉着泪,她望着睨蓉,等待她的责骂。

    过了半晌,华睨蓉先是呆愣,而后却嗤笑出声。“原来你躲我是为了这事!”随之她夸张的捧腹大笑。

    “睨蓉。”低唤一声,莫妤皱着小脸,委屈的看着华睨蓉。

    停止了笑声,又喘息了半天,华睨蓉才慎重其事的宣布。“我要结婚了!”语毕,她等看莫妤惊讶的脸。

    “你……结婚?”泪滴乍停,莫妤果真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是你说的,单恋有什么好,找个爱我的男人不是比较好吗?”华睨蓉眨着眼,拉着妤在沙发上坐下来。

    “谁?是谁?”莫妤依旧无法置信。

    看了眼茶几上的辞呈,华睨蓉的脸色一变。“小黄啊!我们在对岸相处了将近一个月,他很照顾我……我们又谈得来,所以就……”她回答的漫不经心,眸光一敛,她转移话题。“你要离职?”手中拿着辞呈,她质问。

    莫妤点头。“我想回新回坡去了。”她逃避了话题。

    将手中的辞呈丢到桌上,华睨蓉站起了身。“如果他真是个好男人,你就不该放弃!”她直言不讳。

    “我……”她无言以对。

    “我先走了,不过……我劝你考虑清楚后再递辞呈!”睨蓉摆了摆手,潇洒的离开。

    如果他真是个好男人,你就不该放弃!

    华睨蓉的话萦回于莫妤的脑海,扪心自问,她不想放弃他的!

    但……是他不要她呀!她很难忘怀,他那厌恶、冰漠的眼神!

    茫然的泪,又缓缓的滑落。

    *  *  *

    小会客室里,华睨蓉低头看表,气得直蹬脚。

    她在心里咒骂:“浑蛋家伙!”又让她空等了二个多小时。

    才一抬头,她看见Tina推开门走了进来。

    “对不起华小姐,我看今天总裁……可能没时间见你了!”她耸耸肩,比向一旁的一间大会议室,里头传来阵阵的嘶吼声。

    “我是来帮他的,也不能拨冗吗?”她又探头看了那会议室一眼,皱起细眉。唉!她真为那会议室里的人员抱屈呀!

    任谁也看得出来,易济曜在会议室里吼人的原因,多半是因为心情不好!

    “但是……”Tina欲言又止。站在职场道德上,她是应该阻止华睨蓉去见易济曜,但站在关怀立场上,她倒希望华睨蓉能见到易济曜。

    因她知道,华睨蓉是为莫妤的事,才找上她的老板。

    而这不也正是,易济曜心情不佳的原因吗?

    自他由香港回来,就老板着脸孔,大小声的吼人!

    叹了一口气,Tina比了比会议室,示意华睨蓉直接闯进去算了!反正长痛不如短痛嘛!

    收到了默许,华睨蓉踩着三寸高跟鞋,大胆地走向会议室。

    门一推,她决定给门内的所有人,一幕惊震的剧情。

    “易济曜你听着,你休想吃干抹净了,就不认帐!”尖细的声音,在偌大的会议室里,高八度的演出。

    果真,效果极佳。众人的目光一致的摆向她,而后又摆回他们的总裁先生脸上。

    完了!总裁的脸色可比淹没庞贝城的维苏威火山还可怕,狰狞而吓人!

    “谁准你闯进来!”脸色一沉,眯起了眼,易济曜眸光中窜出了杀人的怒光。

    耸着肩,华睨蓉一脸不以为意、轻松自若。“我是来告诉你,小莫已经递了辞呈,今晚,她就回新加坡,还有……她家已经帮她安排好了结婚的对象!”为达目的,她编了小谎。

    华睨蓉的话,确实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沉着脸,易济曜低默不语,空气中突来的寂静,尴尬的让众人受不了。

    她要回新加坡去了!嫁给别的男人!不准、说什么都不准!他的心里澎湃的狂喊着:她是他的女人!他绝不允许她嫁别的男人!

    静默了约过了三分钟后,易济曜沉着脸往外走……

    “Tina进去告诉大家,会议延到明日下午。”走道上传来他的命令声。

    *  *  *

    拉开门的刹那,莫妤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易济曜霸道的往内走,眸光在室内扫了圈后,定在一只大型的行李箱上。

    “你要去哪?”声音低沉,明显含怒。

    她不明白,他为何又发怒。“回家。”她回答的简单,反正早晚得回去的。

    “谁准许你回去了!”怒气已上了眼,一探掌,他扯痛了她纤细的手。

    甩开他的手,她赌气。“该回去就回去喽,你管不着!”莫名其妙,她已不想跟他有所牵扯了,他还跑来跟她吵架。

    她嗓子才刚好,他见着她的第一次,竟是来与她吵架!

    “你确定我管不着吗?有胆你再说一次。”易济曜唇瓣飘起邪魅的笑,他壮挺的身影缓缓的逼近她。

    莫妤有些心慌,他进一步,她则退一步。“说一百次也一样!你管不……唔……”话未说完,她即让他拉入怀里,来不及道出口的话全数被他吞入口中。

    他的唇吻舔着她柔嫩唇瓣,诱哄着她微启檀口后,灵活的舌滑入,品尝着属于她的甜蜜。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这一星期来,他是何等的自我压抑呀!

    “打电话回去问你父亲,看我能不能管你!”半晌后,他才移开唇。抱着她的双臂依然不愿松放。

    问爸爸?为什么要问爸爸?

    莫妤眨着眼,一脸不解。

    “不明白?”低声问,一只过分的手抚上她的腰,下移托起她回翘的臀。“你父亲预备将你嫁给我!”隔着笔挺的西裤,他的轻轻磨蹭着她的柔软。

    “爸爸不会!”她纤柔的双手急忙推拒着他挺进的胸膛。

    “是吗?”哼了一声,他单掌捉住她不听话的小手。“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你所谓……‘和亲’的对象!”多么荒谬的用词,只有他的小女人想得出来。

    错愕或惊震,皆不足以形容莫妤脸上的神情!

    “你……”她呆愣的喉间只能发出单音。

    这就是那日在香港时,他生气的原因吗?他是气她的逃避让他蒙羞吗?

    “当初,我也没想答应,不过……你避我如蛇蝎的情况,着实令我生气!”他松开了擒着她小手的大掌,反掌着她不断扭动的小脸。

    “我……我没避你!”她对着他深邃的眼神,由眼里读出了属于他的柔情。

    “你躲起来了,不是吗?”两人的身体已密合的紧贴。

    “我……我只是不喜欢被‘和亲’嘛!”她巧小的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好让自己可以顺利的呼吸,他将她抱得太紧了!

    “既然不喜欢联姻,为何现在你要回新加坡!”他抓她的语病。很难忘怀华睨蓉对他说过的话——小莫要回新加坡,准备答应家中的安排——联姻!

    “我……”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总不能告诉他,离开是为了他!再见到他,只会使她心伤!

    “说不出话,就表示你确有回去之意!”执意的误解,让他变得不可理喻。大掌一探,他甚至粗鲁地拉扯着她上衫的衣扣。

    “你……你要我怎样嘛?”她双手紧抵着他有力的臂膀,阻止他的侵犯。

    “要你怎样?你居然敢问我!要怎样?”他发火了,连声嘶吼。动作更加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扣。“你想嫁其他男人!下辈子再说,不……连下辈子都别想!”他斩钉截铁的撂下结语。

    他在心里已做了决定,今晚会先拨电话与未来的岳父详谈,然后三个月内尽快将她迎娶进门。

    他不让她嫁别的男人!那表示……

    “我……”还想再追问,她却因看到他黑眸中窜动的怒火,而噤语。

    “还说,你是我的!除了我之外你休想嫁别人!”他已将话道明了。

    她是他的了!难道才过了一星期,她即已遗忘!

    他的!他说她是他的!

    “但是……”她又开口。现在她知道他爱她、要她了!

    但他没说出口过,不是吗?不,她一定要他亲口说出!

    “没有但是。”他霸道的打断她的话,薄唇又贴上她。

    “我……”她的双手依旧挣扎。“你怎么会来找我?”灵光一闪,她忽然抬头问。

    他浓情的看着她,煞有其事的说:“你那同事华睨蓉来找我,说如果我不对你负责,她会写死我,并且四处去广播!你知道我最伯八卦了,所以……”不想再解释了,他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堵住她的嘴。“我爱你!”他早能读出她的心思。

    突来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低哑细弱的只有她听得见!

    她大眼眨呀眨的看着他,忘了挣扎,紧紧的倚在他的怀里,幸福的姿彩慢慢在她胸口化散开来。

    也许……缘分总是默默地牵引着本该在一起的两人!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