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挑冰心女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他跟她之间,好像缺少一些什么似的,在人生的舞会里,他们是最差的舞伴,总会有人漏了拍子,然后愈分愈开愈跳愈远,终于找不到原来的舞伴,只能在人群中叹息…… 

    “我不会离开你,除非你离开找。” 

    “我能相信你的话吗?” 

    吻去她的泪,点头。 

    *      *       *

    是非题只有两个答案,对跟错,不过钟明欣却做出了另外一个选择。她拒绝作答。 

    “我先走了。”她起身离开,不想看到唐如风的脸。他的问句摆明是不相信她,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你不给我一个解释吗?”唐如风拉住她的手,望进她的眼,让她明白看到自己的脆弱,他的恐惧。 

    想甩开他的手,这时她才发现他的手在颤抖。 

    “如果你认为那是真的,那就是真的,我不会解释。”她仍然嘴硬。 

    “你是我的妻于,我不允许你爱上我以外的男人。”唐如风大吼。 www.qb5200.coM

    餐厅的客人全对他们投以注目礼,钟明欣一咬牙,低声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我不想在这里跟你吵架。” 

    “有些事我想还是在这里说明白的好。”唐如风不肯放过她,拉着她到餐厅的包厢里。 

    “你到底想做什么?”钟明欣急道。 

    把包厢的门关上,没有开灯的室内仅有几束透过窗纱泄进的光线,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我要你的解释。”唐如风说。 

    “我不需要解释,如果你相信那些谣言、那是你的事,我问心无愧。”钟明欣气急,甩开他的箝制。 

    唐如风望着她,忽然有种大石落地的轻松感。她说她问心无愧,那就表示事情不是他想像得那个样子,他们仍然有挽回的余地。 

    “我相信你。”他用力的说。 

    钟明欣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先倨后恭?他在想什么,一下子要她解释,一下子又说相信她? 

    “我相信你所说的。我很抱歉,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克刻我的冲动,我好嫉妒李华盛。”一股脑他说出心底的恐惧,包括他对钟明欣的爱意。 

    听他叙说着对自己的感情,钟明欣傻了眼。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唐如风点头。 

    她的眼睛现在才开始适应这微亮的空间,在这有限的光线里,她看到唐如风的表情,是释怀的,而且是充满感情的。 

    几乎要怀疑她的视力是不是出了问题?竟然会看到他笑得像白痴的样子,太不可思议了?虽然他脸上常带着笑容,但大多是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但她现在却看到他真诚的笑容? 

    “你……在笑什么?”钟明欣不明白。 

    “我笑我自己傻,到现在才明白一件事。”唐如风笑。 

    “什么事?”钟明欣仍然一肚子怀疑。 

    “我真的很爱你,不然我不会放着一堆事不做,专诚回国来找你吵架,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唐如风轻轻拥她人怀,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微香。 

    钟明欣的脑袋乱烘烘的,他说了什么? 

    他爱她? 

    “我希望你能给我机会,我会证明的。”唐如风在心里暗暗许下诺言,她会爱上他的。 

    只要他能证明他的爱情。 

    *       *      * 

    烂泥酒吧仍然人来人往,钟明欣跟着卢伦去喝免费酒。 

    “李华盛托我问候你。”卢伦喝着海尼根,不过这回秀气的没对口直灌,拿了个玻璃杯装啤酒。 

    钟明欣摇头,这时才开口澄清。“我跟他根本没什么,希望他的未婚妻不要生他气,不然真的是罪过了!” 

    “会误会的就不是真感情,你干什么替别人担那种无所谓的心事,事是他惹出来的,被他未婚妻打死是活该,敢来挖我的人马,也不去打听一下你跟我是什么关系。”卢伦恨恨道,原来李华盛是来猎人头的。 

    “我们是什么关系?”钟明欣逗她。 

    “你说呢?”卢伦也笑。 

    “关系吗?”钟明欣捏了下卢伦的脸,保养的不错! 

    吃痛的卢伦尖叫。“哎唷!别被王永中听到,不然又要说我带坏你这个良家妇女了!哈哈哈,不过我很好奇,你家的老唐这么赶着回国,是不是因为你的事啊!听说他丢掉了一笔大生意哦!” 

    钟明欣晃着名为咸狗的鸡尾酒,偌大的深杯里装着一粒刻圆的冰球,伏特加跟葡萄袖混合着苦涩,杯缘的盐粒像是结晶的眼泪,入口酸涩,不是她惯喝的甜味鸡尾酒,却意外的有种苦中作乐的美味。 

    “他问过了。”说到他,钟明欣的情绪随即低落。 

    “那你怎么说?”卢伦好奇的问。 

    “我能说什么?如果他相信我,便不会问我。”又吸了一口,流过咽喉的感觉像是把泪水往肚里吞,涩涩的苦。 

    卢伦没再搭腔,只是再开了一瓶啤酒。 

    男与女之间的事,唯有当事人才清楚,虽然说旁观考清,但旁人是没有办法解决当事人的感情问题,多说无益,只有自己想得开才有用。 

    “他说相信我,可是我却不相信我自己。”钟明欣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相信他是否真的爱她,更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相信他的爱。 

    “老天,你不会爱上李华盛吧?”卢伦吓了一跳。 

    钟明欣叹气。“你说到那里去了?” 

    “不然你怎么说你不相信自己?”卢伦装无辜的说。 

    钟明欣趴在桌上,不晓得是该把这个号称她多年老友的卢伦先谋害,还是她自己先撞墙自杀算了。压抑谋财害命的念头,她无力的说。“我不相信自己是因为我害怕他相信我。” 

    “什么逻辑,你是在跟我玩绕口令吗?” 

    “我很害怕。”钟明欣闭上眼,不愿想像,但她心里却开始凝聚事实。 

    这时卢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人打手势请她不要声张。收到暗示,卢伦没有打草惊蛇,顺着语气接下去问,卢伦也想知道钟明欣真正的想法。 

    “你怕什么?”卢伦问。 

    关闭了视觉的反应,但钟明欣的脑海里却清楚的显现唐如风的身影。他真的是她真正的归宿吗?虽然已经是他的妻,却从来不了解他的想法,可是她的心却为了他而慌乱不已。 

    但她不愿承认。 

    “我害怕投入感情,我不敢相信他会对我认真,当他的妻子当得好痛苦,我不想嫉妒,但是我却不能控制我的情绪,我嫉妒周如梦。”钟明欣说。想了想,卢伦才说,“你可以不理她,不然就把她赶走。” 

    卢伦的建议惹来钟明欣的轻笑,这时她才睁开眼。“真是个好主意,不过你认为走的人会是她。还是我?” 

    “你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唐太太是你啊!你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 

    看到人影自动隐没在黑暗之中,卢伦松了口气继续问下去。 

    钟明欣摇头。“我没有自信,也不敢有。” 

    “你想得大多了。”卢伦叹息,不明白她为什么老是往坏的地方想?“我不想再拖下去了,如果我先开口跟他谈分手,我大概就不会那么难过吧!毕竟我跟他之间从来没有爱情的存在。”钟明欣闭上眼,任由酒意上身,醉了就不会去想,到时候她便轻松了。 

    “胡说八道什么?”卢伦啤道,推她不醒,这时才发现她睡着了。 

    “我来。”一旁聆听的神秘容原来是唐如风,他伸手扶起醉酒的妻子。 

    “她喝醉了,不晓得自己说什么?”卢伦替她解释。 

    抱起钟明欣,感觉她是如此之轻,唐如风忽然有种鼻酸的感觉。他亏待了她,刚才听到的话令他不由得难过起来。 

    “没关系,酒后吐真言,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钟明欣起床时,发觉她是在自己的床上。 

    大概是卢伦送她回来的吧?一侧身,才发觉身旁多了个人,唐如风的睡脸映人眼帘,均匀的鼻息代表他人睡的程度。 

    很久没有这么看着他,自从那夜之后,他便没再碰过她,避到客 

    房去睡。或许是对她的愧疚,也可能是报复她执意出去工作,无论如何,自从那天晚上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很差。 

    他为了李华盛事件回国之后,虽然把话都说清楚了,但她却下意识的逃避与他接近,他们的关系仍然维持着分房的状态,而在她下定决心跟他分手的同时,他却睡在自己的身畔。 

    望着他,钟明欣的心里不是不感慨的。 

    他跟她之间,好像缺少一些什么似的,在人生的舞会里,他们是最差的舞伴,总会有人漏了拍子,然后愈分愈开愈跳愈远,终于找不到原来的舞伴,只能在人群中叹息,重新开始。 

    她轻身离开床畔,夜正深,窗外皎月正盈盈,和衣走到楼下的花园散步。想起她第一次来到唐家,是在热得逼人的夏天里。那时候的唐家是一片绿意,快两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身旁的人是唐如华。两年以后,人事全非,就像下过雨的地面在阳光蒸发后,再也看不出一丝水渍。 

    但她真的这么想吗? 

    现在想起唐如华,便好像是一道幽幽的影子。 

    只有黑暗的轮廓,却怎么也无法真切的形容他的容貌,甚至觉得她似乎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唐加华,但他却带给她无法抹灭的阴影。 

    她不再相信爱情,因为那代表的是背叛。可是唐如风却让她的信念动摇,她真的能够相信他吗? 

    夜风冷清,吹得她心情冻结,不愿意开放她冰封的感情。 

    转身准备回房,却看见了唐如风。 

    “你没睡着?”看他疲倦的神情,忍不住伸手抚平他眉间的纠结,钟明欣的心开始微微收紧,只因为他。 

    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印下一吻。“你不也没睡。” 

    忽然间渴望他的体温包围她,顺势倚进他的怀里,像只需要主人抚摸的家猫。“抱紧我。” 

    唐如风依言而行。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告诉自己,要跟你分手,但是我却说不出口,直到现在。”钟明欣叹息道。“我很害怕你会真的离开我,所以我一直训练自己习惯没有你的存在,但是我现在才发觉。我做不到。” 

    唐如风没有插嘴,只是紧紧回拥,让她感觉他的心跳像她一样的急促。 

    “我一直活在恐惧之中,自从嫁给你之后,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像唐如华一样离我而去。” 

    摸着她的发,唐如风这时候才开口。“我不会离开你,除非你离开我。” 

    “我能相信你的话吗?” 

    吻去她的泪,唐如风点头。 

    月光仍然莹莹洒遍大地,除了情人的影子外。还多了道不应该出现的阴暗,偷窥着他人的幸福。 

    *      *      * 

    唐如风安排周如梦出国念书,她的孩子则由专职保姆照顾。 

    在机场送行的时候,周如梦的脸上是掩不住的哀怨。“我知道你是为了女人才送我走的。” 

    唐如风不置可否。 

    但他明白,如果周如梦留下来一天,钟明欣的心结就不会打开,如果一定要牺牲某个人,他不介意送走周如梦来换取他的幸福。 

    “我明白,如果我是她,我也会这么做。”周如梦抱着宝宝,忽然想开了,她的人生不一定要为了别人而过。 

    她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保重。”唐如风不愿多说。 

    “嗯……祝你们幸福。”周如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走进海关。 

    站在唐如凤身边的钟明欣,紧紧握住他的手,知道他的决定是为了自己,在这时,她也在心里祝福周如梦。 

    顺风。 

    *      *      * 

    之后,钟明欣也顺利的怀孕了,唐如风对她的照顾更加的无微不至,但在心里,唐如风的心理却仍然带着一丝不安。 

    他不担心有第二个李华盛出现,但他却在意一直在她心里的一个人,那个横互在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唐如华。 

    但他又不敢问钟明欣心里还有没有唐如华的存在,只能憋在心底,什么话都不敢多说,怕一问出口,幸福的时光就会一触即逝。 

    钟明欣觉得他怪怪的,但问他也没有个所以然,一心想当妈妈的她也不去想那么多,只有好好养胎待产,其他的等孩子出生再说。 

    结果她们去做产检的时候,意外的在医院遇见了一个以为他们不会再遇见的人。 

    “唐如华?你怎么在这里?”唐如风有些意外。毕竟医院不是一个遇到熟人的好地方。 

    “你好。”以为见到唐如华会有什么惊涛骇浪的反应,但钟明欣的心境却像是见到了一个很久没有见到的朋友,而且还是很不熟的那种。 

    原来,时间真的平息一切伤口。 

    看看他俩,唐如华点点头。“看来你们过得很好。” 

    “你呢?最近好吗?”唐如风问。 

    “很好,谢谢,你们结婚了?”看到大腹便便的钟明欣,唐如华问。 

    “嗯,”钟明欣微笑,抬头看了唐如风一眼。表情温柔。 

    “祝你们幸福。”唐如华笑笑离开,一如以往的潇洒。 

    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反应,唐如风这时才真的放下心来,这时才敢确定钟明欣心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 

    “你怎么了?笑成这样,看到他你那么开心吗?”钟明欣奇道,没想到才几年不见,他们的感情反而变好了? 

    “没事,我们走吧!下一个该轮到你了。”把她交给护士,唐如风站在门口等待。 

    一抬头,只见候诊室的电子灯号闪动,明灭之间跳过了许多爱恨情仇,号码一个一个的轮下去,所有的事物都有它的规律,而他跟她之间,终于可以按照爱情的公式把故事接下去。 

    而信任,就是幸福的开始。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