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n次方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走出总裁室,唐谅边往专属电梯走去,边出声制止比他早一步走出办公室的杨立。

    “你留下来,别让任何人靠近我的办公室。”匆匆交代完保护容容的命令后,他很快的下了一楼,坐上已经在公司前头等候他的车子。

    “怎么一回事?”唐谅一坐定,便开口向已经等在车子里的程亦问明。

    “我想八成是因为道上开始有风声传出警方在调查了,所以杨兴急着加快速度,想趁早绑住有钱有势的靠山。”不用说,那个靠山自是他身边这个叱吒风云的唐谅了,“而最快的方法,当然就是来场交通意外,将跑道上的石头给清理干净,免得被绊住了。”

    “那陈敬他们父女俩,现在情况如何?”虽然他还没跟陈敬父女俩清算之前下药的账,但怎么说,陈敬还是天武门的老臣,有一定的功劳在,所以身为门主的唐谅,还是关心的问道。

    “车子前头几乎全毁,陈老左腿骨折上了石膏不用住院,不过坐一阵轮椅是免不了的。”让喉咙歇个几秒,程亦嘴角隐隐含着护笑,接着说着陈诗妮的情况。

    唐谅一听,不解地看向程亦,“我听错,还是你说错?陈老骨折没住院,陈诗妮额角擦伤却住院了?”

    “呃……”程亦咧嘴笑了,“身为门主,老臣的女儿因一宗可能是不寻常的车祸而住院,是应该前往探望的。”

    闲言,唐谅霍地明白了,他翻翻白眼、跟着笑了——

    老天!他开始佩服那对父女了,为了当上一门之母,什么离谱的蠢事都做的出来。

    也罢!既然杨兴将箭头指向他们父女俩,就暂时让他们当炮灰了,这样一来,容容就安全多了。www.qb5200.coM

    ***  wwwcn转载制作  ***    ***

    往回家的路上踱步而行,已经有差不多两三个小时了。

    容容没有等唐谅。

    事实上,他前脚才离开,发愣的她便再也无睡意的着了装,离开了公司。

    以前同事们话八卦,听见唐谅与杨凝、陈诗妮之间的暧昧流言时,她从来不觉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与唐谅发生了关系后,再听见那些流言,她也只是莫名的浑身不自在,顶多心头有时无时地觉得闷闷的。

    现在她确定了自己的感情,再听到那些话……

    甩甩头、容容苦涩地笑一笑。

    夜已经很深,晚风也透着寒意,她知道自己应该停下这愚蠢的行为,不再虐待双腿地招辆车子、乖乖的回家。

    可是她不想回家,一点都不想,她不想回到冷冷清清的屋子,一个人胡思乱想着唐谅为何一听到陈秘书出事,就急急跳离她的身边、奔向她?

    望着四周视线所及的每家商店都是热闹的,百货公司里的橱窗也都是时髦、缤纷的……

    夜越来越沉,有几家店商开始拉下铁门,结束了一天的辛劳,而她已经好倦、好累,可是她还是继续走着,脑袋空空心不在焉地走着,走到两条腿的酸痛夺去所有的感觉,她仍不想回去。

    玻璃橱窗的反影让她停下了步伐,散散的马尾、苍白的脸孔,这是她吗?怎么短短的几个小时,充满喜悦的她,便用不安将自己作弄的如此狼狈?

    沉浸在自己建造的猜疑空间里,容容并没有注意到另一抹身影,不知何时跟她一样伫立在此,同时直盯着橱窗上那憔悴容颜的反影。

    唐谅一摆脱那对爱搞怪的父女,就赶回公司了,可是没想到杨立那个蠢奴才,竟将他的宝贝给看丢了。

    生气的他一边将杨立骂到缩在角落,一边让请诀秘密地派出一组人出去协寻。

    一个钟头后,他得知自从他离开公司后,她便像个苦行僧,往回家的路上走着。

    心疼的他当下是飞车来找她了。

    在来的路上,唐谅开始冷静的想着,为什么他的宝贝会突然有这种举动?

    聪明的他很快地将今天与容容所发生、所交谈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想一遍,须臾、他既是心喜又是心疼。

    心喜的是,原来容容对他是那么的在乎啊!

    心疼的是,这个傻女孩,怎么会那么没有自信?

    看来处理杨兴这个叛徒的事,他得加快脚步才行,免得那小妮子老是胡思乱想。

    当车子将他带到她身后的街道上,他下车停在她几步远的地方,透过橱窗见着她凄楚的容颜,唐谅更加肯定得加快脚步处理一切才行,不为她,也为自己的心。

    百货公司关门前的送客音乐,唤回呆愣的容容。

    深深叹出闷在胸腔的闷气后,她收拾起涣散的视线,想再看一眼橱窗上狼狈不堪的自己,却教另一个修长的身形给夺去了所有的目光。

    容容缓缓地旋过身,双眼眨也不敢眨地直盯着那熟悉的身影,小手更是情不自禁地放在胸前,深怕自己是看到了幻像。

    “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的宝贝走丢了,我是跟着她的足迹出现在这的。”盛满柔情,他敞开双臂说道。

    闻言,容容掉下她忍了一晚的泪滴,不发一语、快步地投入他的怀里。

    唐谅密密实实地紧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低吼着:“你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

    他低头给她一记安抚的吻,然后主动的解释着,让她猜疑、不安一整晚的问题:“陈诗妮对我而言,就只是陈老的女儿,亦是天武门的一名门员。”顿一顿、再啄吻她的额际,“我说过,我爱的女人……只有你,相信我,好吗?”

    原来感动可以是这么的容易呀!

    她投降了!

    只要知道他目前是在乎她的,那她会珍惜的,她会别无所求的珍惜着。

    在他怀中摩蹭着,容容语不成声地开口:“对不起!我……”

    “什么都别说了,你只要答应我,以后不管什么事,都不许一个人胡思乱想,我们之间的岁数,应该还没相差到有代沟吧?”体贴怜惜地断了她的歉语,唐谅温柔的要求,末了还加上一句调皮的话语,希望逗笑佳人。

    容容略微离开他的胸膛,点着头答应他的要求,然后抬头漾出一抹笑容,“我想你。”

    唐谅笑着吻她的红唇,“真的?有多想?”

    “想到连晚餐时间过了都不知道。”仰首亲吻他的下巴。

    “真巧,我也是。”心疼地轻拥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既然这样,我们做伴去吃个消夜如何?”回搂着他的腰,她止不住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

    “只要甜点是你,基本上我一定没意见。”

    唐谅沉醉在她的笑靥中,成功地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  wwwcn转载制作  ***    ***

    自从那一夜后,唐谅有感容容的不安,及警惕到如果一直没有解决天武门的叛徒,迟早容容会跟陈诗妮有一样的遭遇。

    遂在他的一声令下,天武门风云变色了起来,杨兴、以及所有牵涉到的相关人事,皆在最近一次的毒品交易、枪械运送中,被隽派出去的清道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突击方式,将所有的人一网成擒。

    在送交法律治罪前,依照门规,将他们自天武门中除名,并施行惩戒,废了左手和左腿后,就连杨凝,唐谅亦没有手下留情,一样比照门规。

    在所有的事情落幕之后,唐谅开始跟容容公开的出双入对,两人的感情可说是越来越浓,容容甚至在唐谅霸道的要求下,住进了天武门的总部。

    这一天,当容容又在唐谅的诱拐下,在总裁室的休息室里与他缠绵,之后,唐谅体贴的将两人的衣服都穿戴整齐,然后一把抱起疲累的她,往外走去。

    一直到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后,偎在他怀里的容容才呢喃的开口:“我们要去哪?”

    “回家。”顺顺她的秀发,唐谅低头凝看她的倦容,心疼地说:“我都说别再上班了,你偏偏不听,瞧!这会你累成这样,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对劲?”

    听唐谅这么一说,原本闭上眼、快睡着的容容,连忙睁大眼睛反驳,“才没有哩!我的身体很健康,体力也一向很好,以前常常熬夜加班,就算熬到凌晨三四点也没问题,现在会觉得这么累,还不是都因为……呃、总之,我的身体很好就对了啦!”她红着脸,似瞠似恼地捶他的胸膛一下。

    唐谅笑着捉住她的粉拳,心里很是高兴。

    自从他俩的关系公开之后,她渐渐地放开心胸、不再对自己唯唯诺诺了,有时甚至还会像现在一样,又恼他、又对他撒娇。

    亲吻她的手背,他当然知道她那说不出口的原因是什么了。

    “宝贝、别生气!你别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跟你的未来老公我恩爱,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我还想整天把你绑在身边,好随时都能看得到你、碰得到你哩!”

    容容一听,慌忙地摇着头,“不行啦!你是天武门的首领耶!我可不想当红颜祸水。”

    虽然她知道这么说是抬举了自己,但防范一点总是好的,瞧!都过了一个多月,她还是想不清楚、看不明白,他为何最后会选择她呢?即使没了杨凝,他也应该会选比她来的有资格的陈诗妮才对。

    选上她?即使太爷曾定下那挂名的婚约,但他们的身份地位还是差了一大截,到底为什么呢?

    “可是你一不在我身边,我就会开始想你。”不知眼前小妮子的心思转折,他俯下头,寻着她的唇。

    “嗯——”她温软的香唇一被他火烫的薄唇覆住,整个脑子就如同化了般,混浊的无法再使用。

    在缠绵火辣的热吻中,车子开进了天武门的主宅前。

    唐谅才牵着容容刚跨下车,比他们早一步回来的杨立已等在车门旁,他上前道:“唐爷,陈老及他女儿都在主宅大厅等您,太爷要您过去。”

    容容乍然有如被针扎到般瑟缩一下,如果不是这对父女在谅的酒中下药,她又怎么会有机会得到堂堂天武门门主的注意,进而相恋呢?

    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十分复杂。他们不会是来找碴的吧?毕竟天武门门主夫人属于她的机会,本来就很小的啊!

    瞥见容容一脸担忧,唐谅立刻对杨立道:“要他们先回去吧!这几天我没空见他们父女。”

    他低下头对容容说:“容容、别担心!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不用担心你的老公会跑掉。”原本一脸温柔又不失严肃的在向容容保证的他,语末却忍不住地多说一句来逗逗她。

    “我……我才不会担心呢!”她先是嘴硬地连忙语出否认,然后才垂下眼睑、幽幽的再开口说:“其实你跟陈秘书很相配的,她为了你,牺牲这么大,还住进医院,所以如果……如果你决定娶她,我……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唐谅气结地瞪着她,她居然连一点也不争取,难道他在她心中就这么不值?

    “你的意思是说,要我甩掉你,然候再将陈诗妮重新纳入天武门门主夫人的候选人之一吗?”他气她太过心软及该死的一点也不重视他,遂口出讽语。

    容容呆了一下,现在要她离开唐谅,她一定会难过伤心至死的,可是她真的能安心自在地霸着他,其他什么都甭管了吗?

    不!她无法不在乎,无法当个睁眼瞎子,尤其是门员对他这个门主的看法,她更是在意的很。

    “你……你不用担心我,也许这样……”她忍着椎心刺骨的痛,还是无法将逞强的话给说全。

    终于从她脸上看出对他的眷恋、对他的不舍,及对他的……深情……

    唐谅心揪地看不下去,他暴怒的打断她的话,“你这个蠢女人!你以为你是什么?是上帝?是耶稣?你是我的女人,是要嫁我当老婆的人,听见没有?!”

    “可是……”

    不想再听她愚蠢地将他随便给转让出去,他粗暴的将她搂进怀中,俯身狂烈地吻上她的唇,直至两人都快不能呼吸,方才松开她的唇。

    “你别想把我推给别人,你是属于我的。”

    气喘吁吁的容容,因他这句几乎是吼出来的辞句而抬起头来,愣愣地盯着他。

    “看什么?我说错了吗?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早在三年多以前,我父亲就把你许配给我了,所以……”双拳紧握,唐谅的情绪还是没法从心上人轻易就舍下他的气愤中跳脱。

    他全身紧绷着,嘴上更是喋喋不休继续列举着诸多理由,让眼前的女人不再笨得将他舍弃。

    望着滔滔不绝讲个不停的唐谅,容容霎时有了领悟——

    他说的对,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地就放弃了他!

    瞧!他是多么努力地找尽任何理由来告诉她,他俩是相属的!

    踮起脚跟,容容啄吻一下唐谅还一开一阖的唇口,“我爱你。”

    唐谅因她突来的举动及宣告怔愣住了,“你……你说什么?”他的嘴不受控制地咧着。

    回应着他上扬的嘴角,容容漾着甜蜜的笑容再次告白,“我爱你,我的门主。”

    ***  wwwcn转载制作  ***    ***

    为了不再让容容有机会将他甩掉,也为了让她有安全感,在如梦似幻的早晨中,容容穿上了白纱礼服。经过悉心妆扮的她,果然像蒙尘的珍珠一样,一经擦拭,便光芒四射、耀眼灿烂。

    在两人的新房里,唐谅屏住呼吸、久久才回过神来。

    他走到伫立在化妆台前似乎很紧张的女人面前,然后深情地拥着她,情难自已地吻上她滴嫩的红唇,贪婪地狂吮,缠吻到两人几乎都透不过气来,他才不舍地放开她。

    容容粉颊酡红,悸动羞赧的偎入他怀中。

    他趁势搂紧她,并俯下头,贪恋地啄吻一下她的香肩。

    她是他最美的新娘。

    “你准备好应付外面那些野兽了吗?”

    听见他的调侃词汇,她配合的弯弯唇角,其容颜上不难察觉出她极度的不安。

    “我、我不太习惯穿的这么……呃、正式。”终于压不下那股害怕,她旋身两手攀在他的手臂上,慌乱地说:“要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或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甚至踩到裙摆跌倒了!那怎么办?会不会让你丢脸?这礼服裙摆那么长,唔——”

    锁住她喋喋不休的朱唇,热烈的深吻之后,他开口:“一切有我在,没事的。”

    望着他几近温柔的眼神,及再认真不过的表情,“真的?”

    “嗯,你只要记住!凡事有我让你靠,你高兴怎样,就怎样。”肯定的点着头,他一再加强她的信心。

    他的神情比她还认真,不安的心被他小心翼翼的呵护住,不再摇摆,她深深地吸一口气,“走吧!我的勇士,我已经准备好跟你一起去斩妖除魔了。”

    闻言,唐谅鼓励地啄吻一下她的额头,然后骄傲地挽起她的手,走出房门,往王宅大厅里的宴会而去。

    今天,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天武门的第四代主母出炉了。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