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别玩火!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眼看三天的期限就要到了,再加上齐士鹰那没头没脑的一席话,倪露儿的脑袋乱得快打结了。

    她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解决眼前的难题呢?

    当她正在为此烦恼不已的时候,那只鹰却优闲自在,仿佛没事人般的置身事外,整日陪伴着前来造访的“少欠揍”,真是气人。

    分明真是欠揍。

    坐在花圃一隅,见到莲池畔一男一女相偎的身影,她气得瞪圆眼珠,呕得快吐血。

    “齐公子,小女子画得不好,请你别见笑。”邵芊芊拿着画笔优雅的作画,美眸含笑地谦逊道。

    “邵姑娘的画艺精湛,一朵死气沉沉的莲花都让姑娘给画活了。”齐士鹰俯身看画,由衷赞叹。

    莲花的花季已过,可偏偏还有一株莲花勉强挺立着,齐士鹰看了,心生感慨,于是提议把它画下来。

    邵芊芊欣然同意,毛遂自荐,藉以展现画艺。

    两人亲密的举止,刺目得教倪露儿刺别过脸去,不愿多看。

    “露儿小姐,你没事吧?”楚叔走到她身边,同情的望着她。www.qb5200.coM

    “没事,我会有什么事?”倪露儿嘴硬地说。

    “你都快将花圃里的花草拔光了,还说没事!”楚叔露出无比心疼的眼神。

    “什么?真的吗?”她低头一看,果然看到周遭光秃秃的一片。

    “今天早上老奴已经将这个地方扫了不下十遍,可是你还是……”呜呜……继续摧残他心爱的花儿。

    别苑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亲手栽种的啊!

    “楚叔,对不起。”倪露儿歉然的低头。

    一向活泼有朝气的露儿小姐,从来没有这么垂头丧气过,教楚叔看了有些不忍,不好指责她,反倒安抚道:“露儿小姐,别伤心,你的心情不好,老奴知道,老奴不会怪你的。倒是关于三爷的事,你要不要老奴帮帮你?”

    “帮我?帮我什么?”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帮你挽回三爷的心啊!说真话,老奴从来没有见过像小姐这么适合三爷的姑娘,你一来,三爷脸上的表情就多了,不像以前那样,老是冷冰冰的,面无表情,对谁都提不起劲。”虽然多年不见,但对于齐家的种种,楚叔还是记忆深刻。

    “楚叔,你说的是他常常凶我、骂我的表情吧!”这也算特别吗?

    眼看着她可爱的小脸又泄气的垮下,楚叔连忙加紧安抚道:“谁说的?!听楚叔的话准没有错,三爷一定是喜欢你的。”

    “是吗?”她怎么感觉不出来?常常训她倒是真的。

    “你想不想三爷别理其它姑娘,只单独跟你在一起?”

    “当然想。”她点头如捣蒜。“楚叔,你真的有办法吗?”可是,不对,倪露儿想想又摇头。“不,不能,我不行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倪露儿嗫嚅半晌,才把跟徐慕陵打的赌告诉楚叔,当然也说出了自己的真正身分。

    楚叔哈哈大笑。“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老奴还以为是何大事呢!这点小事也值得让你困扰这么久,哈哈哈……”

    “楚叔,你真的有办法吗?”

    “一定有,而且我保证时间一到,淮远侯还是会乖乖的去跟你爹解除婚约。”

    “可能吗?”她实在不太敢相信。

    “怎么不可能呢?”楚叔古道热肠地道:“你们男未婚,女未嫁,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也许三爷发现你的可爱之处,马上跟你提亲也说不定。”

    提亲?倪露儿的眼睛倏地一亮。对呀!她怎么没有想到呢?

    她跟表哥打的赌是,只要有女人肯答应跟齐士鹰订亲,就算她赢了,可没规定那个女人不能是她!

    只要她能打败那个“少欠揍”,成功诱惑齐士鹰的话……

    嘻嘻。

    “楚叔,我该怎么做?”她重新燃起希望。

    “呵呵,跟我来。”楚叔朝她招招手,带着她离去。

    站在莲池畔,远眺着两人离去的齐士鹰,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正要拿起作品给他欣赏的邵芊芊,抬眸就见到他专注的看着前方,循着他的视线,正巧看到楚叔和倪露儿离去的身影,娇躯微微一颤,似乎不堪辛劳的走到后面石上坐下。

    “你画完了?”发现她走动,齐士鹰收回心神,拾起案桌上的画,跟了过去。“姑娘画得真好。”

    “画艺再好,也要有人欣赏,不然还是死画一幅。”她无比愁伤地说。

    佳人蕙质兰心,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比,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心事。

    “姑娘话中有话?”也罢,是到了该结束这场游戏的时候了。

    “只是不明白公子意欲何为?这般捉弄,究竟为什么?”

    “伤害姑娘,在下甚感抱歉,只是与人打赌,实在无奈,才出此下策。”

    “公子可愿将事情的始末告知芊芊?”

    “无端牵连姑娘,自该做个交代。”于是齐士鹰便从遇上倪露儿,到与徐慕陵打赌的整个经过,详细的述说一逼。“事非得已,还望姑娘见谅、成全。”

    邵芊芊啧啧称奇,对于徐慕陵的智慧佩服不已。“想来这位淮远侯也是个好人,分明有意撮合两位。”

    先是逼着倪露儿替齐士鹰招亲,然后又威胁齐士鹰要逼出倪露儿的感情,如此用心良苦,实在非常人所为。

    “这位淮远侯堪称德智双全的君子。”

    对于邵芊芊的赞佩,齐士鹰不予置评,他倒是觉得淮远侯只是游戏人间的浪子,不愿意自己的婚姻受人摆布安排而已。

    自己跟倪露儿,只是他玩弄嬉戏的棋子。

    再说倪露儿的刁钻、顽劣也只有自己受得了,像淮远侯这般聪明的人,当然不愿接下这颗烫手山芋,所以才会设下连环圈套,诱使他跟倪露儿往下跳。

    淮远侯的目的不外乎是为自己的毁婚找个借口,对自己的良心和倪露儿的终身有个交代而已,绝对不是什么大仁大义的人物,相反的,还狡狯得很。

    “有机会我倒想认识、认识这位君子。”邵芊芊面露红霞地道。

    “在下一定会为姑娘引见。”只盼到时她别太失望才好。

    “多谢公子。”她已经对淮远侯心生憧憬,也许他才是真正适合陪伴自己一生的人。

    ¥〓〓全本小说网http://www.qb5200.com〓〓¥〓〓全本小说网http://www.qb5200.com〓〓

    齐士鹰是叫楚叔去点化倪露儿没错,可是绝对没要他叫丫鬟把倪露儿打扮成花枝招展的模样。

    瞧瞧她云鬓斜髻,金钗步摇插满头,耳环链子也大得吓人,不只浓妆艳抹,还穿着一袭艳红薄纱,体态玲珑,若隐若现,一副妖娆模样。

    这……这是那个天真可爱的露儿吗?简直是七月半鬼门开时放出来的夜叉。

    再瞧瞧她身边的那些男仆,个个猛盯着她婀娜多姿的身体,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你给我过来。”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拉走。

    他大步行走,她跟得很辛苦,几次差点被脚下的薄纱长裙绊倒。

    “你这是干什么?”一把她带回鹰扬居,关上房门,齐士鹰立即冷冷的斥问。

    “我这样不好看吗?士鹰哥哥。”她嗲声嗲气的喊道。

    那一声甜腻腻的称呼,即使他有再大的怒火也给熄灭了。

    只是碍于面子,他紧蹙的眉头不好太早松开,只好勉强板着脸,冷哼道:“你以为叫我士鹰哥哥就没事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一路上背地里都喊我死坏蛋、臭坏蛋。”

    “咦?有吗?”她笑得好心虚,只是偷偷骂他,竟然也给他听见了。“大不了我以后都不再喊你死坏蛋、臭坏蛋,喊你士鹰哥哥就是了。”呜呜……好委屈,她觉得死坏蛋、臭坏蛋喊得最顺口。

    可是她没忘记今晚来找他的目的,为了诱拐他答应亲事,还是暂时忍耐吧。

    “就只是这样?”偏偏他还不满足,冷着一张俊颜俯近她。

    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算计他的倪露儿吓了一跳,身子一缩,绽出最美丽的笑容。“不然……你还想怎样?”不会是还有更恶心的话吧?

    “以后不许你再穿这种奇怪的衣服。你知道这是什么女人在穿的吗?”只有朝秦暮楚的青楼女子才会穿这种薄如蝉翼的衣裳,将玲珑的曲线展露无遗,白白教人看了去,这才是最令他生气的事。

    “不知道,你知道吗?”她傻愣的摇头,认真的询问。

    齐士鹰以拇指轻轻别过她的粉颊,停留在她红嫩的唇瓣上。“当然知道,那是只想取悦男人的女人所穿的衣裳。”

    “取悦?”那很好啊,楚叔果然安排对了,她今晚就是来取悦他,让他答应订亲的呀!她笑逐颜开地问:“那我取悦你了吗?”

    他若是开心,她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一句毫无心机的话,却撩得他心痒痒。这单纯的小丫头,根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那样的一句话,足以令男人失控。

    “还不够。”

    “还不够?那你希望我做什么?先说好,做菜烧饭我不会,除非你想让厨房再烧毁一次;还有,我也不会像‘少欠揍’那样,画画给你看。”

    “少欠揍?”

    “啊!”糟糕,一时口快说溜了嘴。倪露儿急忙捂住嘴。

    “你说的是兵部尚书的千金邵芊芊吧!”他莞尔。这样损人的外号,她也叫得出来。

    “管她是谁,反正我不会做她们会做的那些事。”

    “你不需要做那些事情,你有你可以做的事。”他往前一步,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什……什么事情?”虽然想开口提亲的人是她,可是现在他的眼神、屋里的气氛似乎都太不寻常了。

    “你应该知道才对。”

    他灼热的视线停驻在她的朱唇上,令她感到口干舌燥,下意识的伸舌舔舐唇瓣。

    “如何?”他在等着。

    “如……如果我吻你的话,就能取悦你,让你答应我所有的要求吗?”她紧张得声音颤抖,有些无措。

    “你想要求我什么事情?”他佯装不知,好整以暇地等她开口。

    “我……我……”她羞涩得双颊酡红,鼓起勇气贴近他,献上自己微颤冰冷的双唇。

    她能敏锐的感觉到他唇上的温热,小心翼翼的学着他先前吻她的样子,用舌尖轻舔着他的唇。可是她畏怯的香舌碰触没有多久就被他霸道的掳了去,化被动为主动的禁锢在他的口中,不肯放开了。

    她连耳垂都泛红,全身的气力彷佛被抽光,迷蒙中,她看到两簇火焰在他眸中跳跃。

    “答应娶我。”仰起小脸,她喘息地问。

    她终于说出口了。齐士鹰开怀大笑。“我早就在等你这句话。”

    “等我?你知道我要向你提亲?”她瞪大一双铜铃眼,颇为吃惊地看着他。

    “当然,若非为了诱使你说出这句话,我何苦忍受那群女子的烦扰,陪她们演戏多日呢?”

    他与徐慕陵打的赌是,必须在徐慕陵带走倪露儿之前,逼出她的感情,让她亲口许下婚事才行。但条件是不许他提示、先开口,必须是倪露儿心甘情愿的下嫁才行。

    偏偏倪露儿对于男女感情懵懵懂懂,要让这丫头发现自己的感情,亲口许婚,实在是件难事。

    所以他才想出将计就计的方法,令倪露儿嫉妒,承认心中的感情。

    果然,多日的忍耐辛苦总算没有白费,他终于赢得美人归了。

    “你使坏。”知道自己受骗上当后,豆大的泪珠在倪露儿眼中打转,然后滑落。

    齐士鹰疼惜的抱起她,在椅子上坐下,一边吮去她颊上的泪水,一边安抚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欺骗你。”

    他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幸好有楚叔帮忙。

    “你每次都欺侮我。”她犹不甘心的指控。

    “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你。”

    “这么说,你是答应娶我了?”还好他不是真的喜欢那些女人。

    “如果你也答应我,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许到处乱跑闯祸的话,我就答应娶你。”

    哇!这么恶霸?!

    “这怎么可以?”她摇头,抗议道:“万一你都不点头,我岂不是要让你关一辈子?”不许到处乱跑,那跟关着她有何两样?

    “正是要关你一辈子。”他开玩笑地说。“你这么会闯祸,没有我陪着,如何放心让你出去?以后我会带你行走五湖四海,一起保镖游历天下。”

    言下之意,是答应这门亲事了。倪露儿乐得绽放笑颜。

    “不,我才不嫁,你跟表哥都算计我,我哪知道你是不是真心!”脸颊赧羞地一红,倪露儿跳下他的腿逃走。

    “亲事一许,就由不得你后悔,今生今世我娶定你了。”他一个箭步就抱住她,相拥着跌到床上。

    ¥〓〓全本小说网http://www.qb5200.com〓〓¥〓〓全本小说网http://www.qb5200.com〓〓

    倪仲带着七个儿子一到京城,就看到城中各处贴满齐士鹰招亲的告示。

    “这个采花贼、登徒子,若真是他带走露儿,老夫一定不会与他善罢干休。”倪仲气愤的带着众儿子直奔齐家别苑。

    而另一方的齐家镖局,也是精锐尽出,快马加鞭的赶来京城助阵。

    两队人马在别苑大厅相见,一言不合,立即打了起来。

    由门口打到大厅,再由大厅打到后院,一路打进了鹰扬居。

    “姓齐的,叫你儿子把我女儿交出来。”倪仲怒声大叫。

    “我说过了,我儿子没有掳你女儿。”齐老太爷一边抵挡攻势,一边朝吓呆了的楚叔大喝:“士鹰呢?还不叫他出来解释。”

    这兔崽子,人家要女儿都要到家门口来了,他却还躲着不出现。

    “三爷……三爷他……”楚叔颤动的手指直指着紧闭的房门。

    “不用说,他一定是躲在里面不敢出来。”倪仲愤怒的一哼,施展轻功来到门口,一脚把门踹开。

    他迅速奔进房间,一看到倒卧床上、正在嬉戏的两人,刹那间僵住,全身无法动弹。

    而随后赶来要救人的齐老太爷也是愣得瞠目结舌,望着房中的两人,久久说不出话。

    齐士鹰跟倪露儿没料到会有人来打扰,先是愣住,然后相拥的两人才赶紧分开。

    “爹……”当倪露儿瞧清楚闯进来的其中一人是自己的爹时,久别重逢的喜悦令她忘记窘境,立即跳下床扑入倪仲的怀中。“爹,你怎么来了?露儿好想爹。”

    倪仲因为她的撒娇而稍稍软化态度。“你……你怎么……”指指倪露儿,再指指她身后俊美得不象话的男子。

    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这分明是……分明是……

    “晚辈齐士鹰,拜见前辈。”齐士鹰整整衣裳,落落大方的抱拳行礼,同时眼角一瞄,扬腿一踢,就移动房中的圆桌关上房门,适时阻止了其它人的闯入。

    他可没忘记他的露儿身上还穿着那件撩人的艳红薄纱。

    “露儿,你……你……”倪仲也看见了女儿身上的衣服,一双眼睛气得暴凸。“这成什么样子?”

    她的名节、礼教……全没了,呜……他的心肝宝贝露儿啊!

    “都是你,是你把她教坏,打扮成这个样子,老夫绝对不会饶过你这小子,我杀了你。”倪仲挥舞手上的利剑,朝齐士鹰刺去。

    齐士鹰迅速闪躲,绝不还手。他明白为父者的心情,任谁看了这种画面,都会失控。

    “倪庄主,冷静点,冷静点。”儿子不还手,做父亲的可不能坐视不管,齐老太爷一个箭步,拖住倪仲。“一切好商量……”

    “现在吃亏的是我女儿,你当然有得商量了。”倪仲身子一旋,矛头指向齐老太爷,一扬剑又刺了过去。“养子不教父之过,老夫不会放过你。”

    这下换齐老太爷要东躲西藏了。“我也不知道这小子会这样,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呵,讲错了,这种情形好像不叫误会哦!

    嘴上虽然骂着,但心中却在窃喜。

    这下好了,他跟老伴都可以放心了。那冷小子一出生就全身冷冰冰的,谁也不肯亲近,他还担心会没有儿媳妇哩,没想到他却一声不响的拐来一个,而且还是个出身不凡的儿媳妇,武林盟王的掌上明珠,呵呵……好小子,有眼光。

    他这当父亲的也沾光。

    “亲家……别生气,别生气,我一定会要那小子好好疼爱你女儿的。”还有他这个公公也不会亏待她。

    “我听你在放屁,我女儿已经许配给淮远侯,是未来的侯爷夫人,哪有可能嫁给你儿子!”越说越不象话,看他不杀了这一对口没遮拦的父子才怪。

    倪仲杀到眼红,齐老太爷也躲得狼狈,而那个不肖儿子早凉凉的晾到一边去。

    喂喂喂,他这是招谁惹谁啊!齐老太爷躲到齐士鹰的身边,拖这不肖儿子下水。

    果然,才一眨眼的工夫,气疯的倪仲手特长剑也跟着杀到,笔直的朝他们父子刺过来。

    “爹,别怪士鹰哥哥,是露儿开口求婚,自愿下嫁的。”已披上一件外衣的倪露儿往前一站,挡在齐家父子面前。

    “什……什么?”开口求婚,又自愿下嫁!这是女孩子家说的话吗?“你被这小子迷傻了,忘了你跟你表哥的婚事吗?”慕陵应该亲口告诉过她才对。

    “我知道我跟表哥的婚事,但他已经同意退婚,而且还要成全我和士鹰哥哥,答应当我们的媒人。”

    “胡说!”

    “是真的,不相信你自己去问他。”

    倪露儿走向房门,一推开圆桌,贴在门上偷听的人全都跌进房里,其中当然包括徐慕陵。

    “他在门外也有好一会儿了。”

    “你……是真的吗?”看着徐慕陵,倪仲羞愧难当。

    徐慕陵斯文的脸上没有一丝讶异或怒气,反而还带着洒脱和自在。

    “表妹聪颖过人,不喜礼教束缚,勇于寻找真心相爱、值得陪伴一生的人,慕陵理该祝福才是。”

    “老夫真是教女无方。”刹那间,倪仲像泄了气的皮球,苍老了许多。

    无疑地,人家已经放弃这门婚事了。

    “好好,冤家变亲家,我们这也算是有缘。”齐老太爷松了一口气,热络的走向倪仲,想跟对方攀亲附戚。

    “我呸,谁跟你冤家变亲家!你儿子毁我女儿名誉,坏她好事,我还没跟你算帐。”倪仲怒吼一声,举起剑来又想砍杀。

    齐老太爷吓得连忙躲回儿子身后。

    徐慕陵开口,“两位都是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火气毋需这么大,照本侯爷的意思,何不坐下来喝喝茶,心平气和的聊一下?”

    聊?这时候谁还有心情聊天!倪仲睨了齐家父子一眼,鼻子一哼,转开头去,不爽看到他们。

    “是啊!爹,坐下来谈谈嘛!”事已至此,倪天磊赶紧走上前来打圆场,一边朝齐士鹰和倪露儿猛使眼色。

    倪露儿和齐士鹰意会的点头,转身斟茶,携手走到倪仲的面前跪下。

    “倪庄主,一切都是士鹰鲁莽,请庄主原谅。”齐士鹰奉上茶水。

    “爹,女儿是真的喜欢士鹰哥哥,不愿意跟他分开,求爹爹成全。”

    他们都苦苦哀求,跪地认错了,他还能怎么办?只是平白委屈了他的宝贝女儿。

    唉!这个傻丫头。

    见到倪仲的脸色稍缓,一直站在门边的齐士杰连忙走进来,上前拱手行礼。

    “倪庄主,舍弟能得令千金赏识,乃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我们齐家一定会三媒六聘十二人花轿的上门迎娶,绝对不会辱没了她。”

    “对对对,十二人花轿,再加二十四项聘礼,一定风风光光的把令千金娶进门。”齐老太爷也开口承诺。

    “小婿一定会一生一世真心疼爱露儿,请岳父放心。”齐士鹰也发自内心真诚的说。

    罢了,罢了,人家都求成那样了,这门亲事他还能不答应吗?

    倪仲感叹地摇头,伸手接过齐士鹰奉上的茶,无奈地喝下。“你们可要好好的谢谢淮远侯,多亏他大人大量,不予计较,成全你们。”

    言下之意是同意这门亲事了,倪露儿开心的站起来,撒娇的扑进倪仲的怀里。

    “请岳父放心,小婿已经觅得一位佳人,准备还淮远侯一位娘子。”他可是有恩必报的,受淮远侯“恩惠”如此多,也该好好的回报一下。

    徐慕陵看见齐士鹰狡黠的笑容,不禁全身发寒,倏地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好了,走走走,我们一起到大厅商议婚事。”齐老太爷拉起倪仲,一群人簇拥着他们走出房间。

    一场纷争总算喜剧收场,皆大欢喜。

    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