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武侠世界的剑客 第七十九章 泰山派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加入收藏
    第二日清晨的时候,林叶与林平之下了楼,大厅之中人不算多,只有几个佩刀带剑连夜赶路到此的虬髯大汉,大清早就喝着酒聚在一起谈论江湖上的一些消息。

    “你们听说了没有,衡山刘正风勾结魔教中人,害死了嵩山十三太保之中的陆柏,丁勉跟费彬啊。”其中一个人,喝了口酒对着身旁的两个同伴说道。

    “是了,要说这刘正风也是江湖名门正派,怎么会勾结那魔教之人呢。”旁边的两人点了点头,奇怪的问道。

    “那魔教手段繁多,听说刘正风喜好音律,然后就派遣其教中懂得音律的人去蛊惑刘正风,可惜那刘正风英雄一世,在这却是被蒙了眼。”那人略有些叹气的说道。

    “福建的林家你们可听说过?”其中一人道。

    “福威镖局谁不知道?不过听说他们福威镖局如今被灭满门,就是因为那辟邪剑谱。”其中一人开口道,但是说道这辟邪剑谱的时候这几个人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贪婪之色。

    昔日林远图凭借辟邪剑谱打遍天下无敌手,创立福威镖局的事情,江湖上的众人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福威镖局家大业大,而且还跟官服以及各大门派都有关系,是以一般江湖人士却是不敢冒险。

    不过此刻福威镖局被灭,虽不知道那辟邪剑谱有没有落日他人之手,但这就给了众人一种希望了,若是自己等人拿到了辟邪剑谱,是不是就能够跟当年的林远图一样打遍天下无敌手,创立下一番基业。

    坐在林叶旁边的林平之,听见周围人的谈话,双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眼中是遮掩不住的恨意。

    “走吧。”站起身来,林叶对着一旁的林平之说道。

    经过了一番洗漱,此刻的林平之却是变成了一个俊秀少年。

    “师尊,我不用乔装打扮一番了吗?”路上林平之对着林叶说道。

    “打扮什么?”脚步不停,听见林平之的话,林叶反问道。

    “若是被人认出,那……”林平之犹豫道。

    “认出了又怎样,认不出又怎样?”林叶淡淡的说道。

    见到曲洋与丁勉,费彬等人的武功之后,林叶便能够确定,此番世界能够让自己有所期待的不过只是东方不败,任我行,风清扬他们这一层次的绝世高手罢了。

    余沧海或许比丁勉一流的武功高一点却也绝对高不到哪里去。

    “余沧海我从未放在心上,我若杀他易如反掌,不过他既然与你有仇,自然该你自己亲手去斩断。”停下脚步,看着林平之,林叶淡淡的说道。

    这一仇恨就是林平之的执着,就是林平之的坚持,而林平之所习剑凭借的就是这一股恨意,当恨意斩断之后,要么剑道修为停滞不前,就此止步,要么大彻大悟,超脱原本的境界,再上一层楼。

    听见林叶的话,林平之浑身一震:“我,师尊以我现在的修为又何时才能够报仇。”

    这话却是有些自丧信心,但是却也是实话,如今的林平之内力极为浅薄,而且剑术不谈,就是基础也十分的差,即便余沧海只比丁勉强那么一线,但以林平之现在的修为,不苦修二十年是绝对没有办法报仇的。

    而且这还是在余沧海武功原地踏步的基础上。

    “这得问你自己,好好练我教你的那一剑,那一剑成了之后,我自然会教你第二剑。”看着林平之,林叶淡淡说道。

    听见林叶的话,林平之却是有些忍耐不住了,开口说道:“师尊,那一剑只有一刺,究竟是什么剑法?”

    “你还未明白吗?”听见林平之的话,林叶瞥了一眼淡淡说道。

    “弟子不明白。”林平之轻轻摇了摇头道。

    “那就练,练到你自己悟了为止。”看着林平之,林叶说道。

    “是。”见林叶这样说,林平之心下一凝,却是不敢再多说了,只是依言轻轻点了点头。

    七日后。

    泰山下。

    泰山派虽名为泰山派,却也并非是在泰山主峰之上,而是在泰山西南侧的一座偏峰的半山腰上面。

    须知泰山主峰高耸入云,便是以林叶这般修为层次以轻功向上攀爬也要数个时辰方能够到顶。

    更何况那些普通的泰山派弟子,若是坐落在泰山主峰那只是下山或上山,就要耗费接近一日的时光了。

    虽贵为五岳剑派,但实际上门下弟子便是算上那些清扫的杂役,也不过寥寥两三百人。

    两三百人,莫说是看守主峰了,就算是一个偏峰两三百人也是远远不够的。

    林叶与林平之来了泰山,并未直接上泰山派,而是在泰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子之中暂住了一天。

    “师尊,我明白了。”客栈的后堂门外,林平之依旧抓着手中的石剑,反复练习着刺这一招,突然林平之脸色一阵变化,朝着林叶低呼道。

    “你明白什么了?”看着林平之,林叶开口问道。

    “师尊让我以石剑只练这一招刺,是为了锻炼我的手臂的力量,让这一剑刺出稳若泰山。”林平之开口说道。

    “不仅仅是你的手,还有你的步伐,你的身体,你的呼吸,一个用剑的人,若是连手中的剑都抓不稳,那还能配用剑么?”微微点了点头,林叶对着林平之说道。

    听见林叶的话,林平之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中的石剑再一次朝着前方刺去。

    收回,刺出,但每一次林平之的手,还有身子却都会微微的颤动,始终没有办法做到稳若泰山。

    而林叶也没有丝毫指点的意思,自己已经说得够多的了,悟得通,自然悟得通。

    若是没那个悟性,就算自己说得再多,那又能够怎么样呢?

    刺出,收回。

    简单的动作,赶路的这些日子来,只要歇息的时候,林平之就是这般练剑,已然刺出了不下千次了。

    虽然从表面看上去还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但是这些日子林叶却是能够清楚的察觉林平之的变化。

    根据林叶的探查,若是按照这样的进步来练的话,不过半个月林平之就能够做到稳这个要诀了。

    当然说的是再不与人交战的情况下稳,若是与人交战,此时此刻的林平之却是绝对做不到的。

    就算是林叶面对同等的对手时,同样是做不到绝对的稳若泰山的。

    从正午的时候一直到夕阳西下,林平之就是这样连这一剑,丝毫未歇息,身上的衣衫早就被汗水给浸湿了。

    仇恨带来的动力,即便比起昔日林叶的努力,林平之甚至还要更拼,更努力。

    “今夜莫要练习了,你自己回房好好洗漱,养足精神,明日带你上泰山,你好好的观摩一番。”让林平之停下,林叶开口说道。

    “是,师尊。”听见林叶的话,林平之面上一喜,连忙点头说道。

    随即将石剑背在身后,左手不住的摁着揉搓已经快要麻木的右手,朝着大堂走去。

    “泰山派,不知道能否让我发现一些惊喜。”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林叶心中暗道。

    当日在回雁楼被田伯光一刀秒了的那道士,就是泰山派的,而且根据当日令狐冲与那个尼姑对其的称呼,应该是跟岳不群他们这一层次的人辈分相同,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前辈,却连田伯光的一刀都没有撑得下来,即便田伯光有偷袭的嫌疑,但是也实在是让人失望。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