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武侠世界的剑客 第四十七章 破剑?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加入收藏
    “砰!”

    一声轻响,林叶手中的剑,将那物体当下,赫然是一只装满了清水的酒杯。

    “你不信。”看着停留在剑尖上的酒杯,林叶开口说道。

    “是!”

    “那你来试试就好了。”抓起酒杯,林叶右手一抖,那酒杯就如同一枚流星一样,朝着吕凤先飞去,其中的清水竟是没有一丝丝的溅出。

    “只可惜,并不是酒。”站起身抓住酒杯,一口饮尽,吕凤先叹了口气说道。

    “出手吧!”将酒杯放下看着林叶,吕凤先傲然道。

    蔑视或者应该说他根本没有将任何的人放在眼中,这种高傲就仿若与生俱来的一样。

    昔年吕凤先以一手银戟技惊四座,排名兵器谱第五名,这在他人看来是莫大的荣耀但是在吕凤先的眼中却是一种耻辱,所以他自毁银戟闭关钻研武学奥妙,直到近些日子方才重出江湖。

    而且通过方才吕凤先与诸葛刚的一战,林叶能够看得出这吕凤先的武技果然可怕。

    若是要让这样的一个人在你的面前放下他那骄傲,那么只能够打破他的骄傲。

    “铮!”一声剑鸣声,林叶手中的剑出鞘。

    一道寒光,林叶手中的剑如同光一样,瞬间达至吕凤先的身前。

    只见那吕凤先的身子突然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朝着旁边侧了一下,正好将林叶的剑给躲了过去。

    而随后林叶的剑,就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突然转了个弯,横切而去。

    右手食指屈伸,随后在剑尖处轻轻一弹。

    林叶的右手微微一颤,却是吕凤先那一弹之中,蕴藏了磅礴的内力。

    “恩?你的内力!”侧身退开,吕凤先皱了皱眉头。

    “内力也同样是武技的一部分!”看着后退的吕凤先,林叶也并未追击,只是淡淡的说道。

    “如此,再来!”听见林叶的话,吕凤先没有多说,右手握拳,朝着林叶打来,瞬息而动。

    拳就如同流星一样,快的看不见踪影,快的难以反映,只能够听到一阵阵的破空声。

    然而林叶手中的剑,却仿佛能够感觉到一样,上扬、下压、直刺、横扫,吕凤先的拳招竟然只能发而不出,因为吕凤先赫然发现,自己若是真的出了那一拳,绝对会被林叶手中的剑给捅个硕大的血洞。

    “这剑法,有意思!”眨了下眼睛,吕凤先看着林叶突然笑了声,赞叹道。

    口中说着话,但是吕凤先的右手,就如同是一根柔软的绸缎一样,突然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突然绕过了林叶手中的剑,如同蛇的身躯一样,朝着林叶的咽喉部位突袭而来。

    没有丝毫的慌乱,林叶手中的剑势突然一转,那剑本是直刺的此刻却又突然变成了横削。

    这就如同是夏季的天一样,说变就变,但是却又并不让人感到惊奇。

    这一剑的变化,就仿佛是天地自然的变化一样,如此的天经地义。

    脸上露出一丝惊容,此时此刻的吕凤先也终于是发现了。

    这一剑已经不仅仅是剑法能够概括的了,所以吕凤先做了一个在他认为是极为耻辱的动作,撤开闪避。

    此前的撤开闪避,只不过是吕凤先自己想的罢了。

    但是这一次却完完全全是不得不这样去做。

    若是不这样去做的话,那么自己的一只手,恐怕就会被直接废掉。

    “好高明的剑,好厉害的剑!”看着林叶,吕凤先缓缓开口说道,满目凝重之色,更多的却还是棋逢对手的兴奋。

    口中所言的是剑,而并非是剑法,因为吕凤先明白,若是单纯的剑法是绝对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的。

    世间上的剑法,其实也就无非是劈,砍,扫,刺,撩这五种最基本的剑招所组成的罢了。

    所以若说剑法的话,那么其实任何人都会剑法,上至天下最顶尖的剑客,下到不懂武功手持长剑的樵夫。

    难道你能说他们所使用的并不是剑法么?

    “你能破么?”看着吕凤先,林叶缓缓开口说道。

    “能!”吕凤先的眼睛闪烁着精光,紧紧地盯着林叶,沉声说道。

    话语之中是满满的自信,傲立不动,林叶看去只觉得吕凤先的身上处处是空门,处处是破绽,但是那些破绽林叶却发现又如同陷阱一样,专门等着你来进攻。

    这竟是和林叶所施展的那谢晓峰的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即便知道这些破绽,乃是陷阱,但是林叶却还是朝着那出剑了。

    因为林叶实在是想要看一看,吕凤先究竟怎么样才能够破的了这一剑。

    失败并非最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一次失败之后,就止步于此,一蹶不振。

    剑出,寒光闪。

    林叶手中的剑,就如同一条毒龙一样朝着吕凤先的咽喉点去。

    这一剑快若飞虹掣电,即便比起当日在沈家祠堂碰见的阿飞也要更加的快。

    快的让人难以反映,快的让人惊惧。

    吕凤先站在原地,如同没有看见一样,非但没有出手,甚至他动都没有动。

    难道他已经放弃了?

    剑临身的瞬间,吕凤先突然动了,他的手突然出现在了林叶手中剑的旁边,以手为兵半空拦断。

    这一招的的确确是被吕凤先给破了。

    但是随即林叶手中的剑又发生了另外的一种变化,这一招被破旧好像本就是为了下一剑所做的铺垫准备罢了。

    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突然朝着吕凤先的下半身刺去。

    但是随即林叶却又发现,吕凤先的手,就如同以前自己所使用这剑法的时候,那些敌人的招式一样,每一招都仿佛被预料到了。

    而现在变成了自己罢了,自己的剑路又一次被吕凤先给找出来了。

    林叶的眼中露出一丝惊讶,更多的却是兴奋,这剑法真的破了么?

    真的能破?

    第二次的变化,吕凤先是第一个挡住第二次变化的人,而且看起来依旧轻松无碍。

    但是随即林叶手中的剑,又一次发生了变化,若说之前林叶的剑,就如同是春天的风一样轻柔,那么现在林叶手中的这一剑就是如同三月寒冬的风一样寒冷刺骨。

    吕凤先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这一剑的出现,显然也同样超乎吕凤先的意料之外。

    但是虽然出乎意料,但是吕凤先却依旧在林叶的剑刺到自己的身上之前将其挡了下来。

    不过却是不如之前那般轻描淡写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