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武侠世界的剑客 第二十一章 李探花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加入收藏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穹苍作烘炉,溶万物为金银。

    入冻,飞雪,受天气所限,牛家庄中平日里本该是热闹非凡的街道,此时此刻却只有零星的一两家店门打开,拿起扫帚开始清扫自家门前的积雪。

    酒谱之中,大门还未完全的打开,一个少年人坐在方桌前,在他的手中,还有着一柄剑,灰白色的剑鞘,系着一根黑色绸带的剑柄。

    一叠馒头,一叠牛肉,以及一壶清水,在酒铺之中,不喝酒,反而是喝着清水,这本来是一个很怪的事情,但是周围的人,却连看着少年一眼都不敢。

    不是他人,正是林叶。

    当日在蒙古草原飞升之后的林叶,就发现自己竟是又来到了一个世界,而自己的一身内力,竟然全然消失不见了。

    跟着自己的就只有这身体,还有一柄剑,以及那剑道的境界。

    内功消失,对此林叶并没有太大的失落,或者是其他的情绪。

    因为林叶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底子还在,而且这也正随了林叶的心。

    重头修炼,如果一般的江湖人士,原本拥有了一身近乎天下无敌的内功,却突然失去了而导致要重头修炼,那么一定会发疯,即使不至于如此,心里也必然不会好过。

    但是林叶不是一般人,所以他重新修炼了。

    他想要知道自己能不能再一次打破虚空,回到射雕的世界。

    或者下一次,自己还会去另外的一个世界。

    来到这个世界,林叶只是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打探这个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

    直到林叶听到一个人的名字。

    李**。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风云第一刀。”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不知道我的剑,能不能挡的下那一刀。”低下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剑,林叶心中暗道。

    而如今的江湖,却是也依旧动荡了起来,从来往酒铺的人口中,林叶也是得到了一丝消息。

    三十年前的梅花盗半年前重出江湖。

    江湖之中已有百家稍有资产的共同约定,若是有人能够将梅花盗除去,那么就将自己家的一般家产分出来一成送给他,一家或许并无多少,但是一百家这资产的数目自然是极为可观。

    而且如今江湖之中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林仙儿也曾扬言天下,无论僧俗老少,只要他能够除去梅花盗,她就嫁给那人。

    再来则是上官金虹的金钱帮崛起,几乎一夜之间便席卷武林,号称‘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就在此刻,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辆马车,只不过拉车的并非是马,而是一个人,一个赤膊的虬髯大汉,在那马车行至酒铺前面的时候,骤然停了下来,只见那大汉霹雳般狂吼一声,用力往后一靠,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车厢已经被撞破了一个大洞,他那一双脚仍收势不住,却已钉在雪地之中,地上的飞雪被铲得飞起。

    在这小镇上的众人那见到过这种神力,却是全部被惊骇呆了。

    酒铺之中的人看见这大汉如同煞神一般的走过来,却是溜了一大半,剩下来的几个人,却是一脸惊惧的朝着角落挪移了些许。

    只见那虬髯大汉进了酒铺,将三条板凳拼凑在一起,又竖了一张桌子靠在后面,随即铺上一块狐裘,随即走出酒铺,抱着一个面无血色,嘴唇发青的人走了进来。

    那虬髯大汉小心翼翼的将那人放到狐裘上,就仿佛是放置一块玻璃一样,生怕将其弄碎了。

    酒铺自然是喝酒的地方,而这人无论是谁都能够看的出他身患重病,快要死的人竟然前来喝酒,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

    只有林叶并没有愣,那虬髯大汉虽然厉害,看起来一身横练功夫已经差不多练到大成了。

    但是林叶却知道,真正可怕的是那个靠在那虬髯大汉怀中的人。

    “拿酒来,要最好的酒!若是掺了一分水,我就要了你们的脑袋。”那虬髯大汉,猛然一拍桌子,对着掌柜跟伙计大吼道,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哀伤与沉重。

    看着那虬髯大汉,那靠在板凳与桌面上的人,却是突然一笑,缓缓道:“二十年了,今天你才算是有几分‘铁甲金刚’的豪气!”

    那虬髯大汉浑身一震,仿佛是被‘铁甲金刚’这名字震惊了,但他随即仰首大笑起来道:“想不到少爷你居然还记得这个名字,我铁传甲却都是已经忘怀了。”

    “李**。”看着那大笑的两人,林叶已经知晓了他们的身份了。

    林叶并不知到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并不知道为什么名震天下的‘风云第一刀’李**,李探花竟然会落得这般下场。

    而林叶也并不想知道,因为林叶相信,李**不会那么容易的死,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在这牛家庄修炼,除了平日之中,杀了两三个毛贼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大事。

    所以林叶相信若这真是小李飞刀的世界,李**就绝对不会死。

    所以此时此刻的林叶,只是淡淡的咬着馒头,吃着牛肉,喝着清水。

    而周围的那一群人,也是一脸惊诧的而看着两个人,他们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快要死的病人,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好开心的。

    “今天,你……你也破例喝一杯酒吧。”看着铁传甲,李**犹豫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

    听见李**的话,铁传甲将头微微抬起,随即又低了下来,用低沉的声音道:“好,今天少爷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听见铁传甲的这句话,李**却是抬起头大笑道:“好,能让你破戒喝酒,我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少爷,恕我放肆,我敬你一杯。”铁传甲站起身来,端起一杯酒,对着李**举杯道。

    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但是手却已经抓不稳酒杯了,杯中的酒溅了出去,他一面咳嗽,一面擦去身上的酒,一面笑着道:“我这一生,从未浪费一杯酒,没想到今日……”

    “这衣服陪你多年了,你难道不该请它喝一杯么?”一口馒头,一口牛肉,一口清水,虽没有看李**,但是一切却尽在掌握之中,林叶开口说道。

    “哈哈,的确,的确,来来来,衣服兄,多承你为我御寒蔽体,今日我敬你一杯。”听见林叶的话,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又是开口大笑道,竟是将铁传甲刚刚为自己倒的一杯酒,尽数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面。

    “一个将死之人,还能够看的如此之开,李**,不愧是李**,只可惜……”转过身,看着李**,林叶开口道。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