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的偷心小王妃 番外 五 给个十箱八箱金子就行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加入收藏
    跟着虎子,秦忆然一行人很快进入苏河镇府衙。望着头顶上挂着的写有“公主县衙”四个大字的匾额,秦忆然顿时不解不极了。

    后来她听虎子说,苏河镇现在已经不叫苏河镇了。因为这里当年曾经发现过二十七公主,所以苏河镇现在已经改名叫做公主县了。听到这里,秦忆然更是有些哭笑不得。

    “公主殿下请用茶!”下人无比恭敬地为其奉上茶水,整个过程头都一直低着根本不敢去看秦忆然的脸。

    “公主殿下。本县县官大人素来廉俭,不曾备有好茶。粗茶淡水,还望公主殿下您不要嫌弃。”

    “吴师爷你客气了!”端起茶杯,秦忆然用杯盖轻刮开上面的茶沫浅浅呡上一口。“本宫向来不拘这些!公主县县衙布置如此简陋,本宫该向父皇说说让他多拔些银两下来才行!堂堂一个县城的衙门,这样寒酸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多谢公主殿下!”

    之前南宫梓敬听闻虎子叫秦忆然“忆然”就觉得甚是耳熟,如今看府衙上下人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心中更加肯定了。

    秦忆然,她正是自己的父皇南宫燕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秦忆然。北岭国的二十七公主百里冷姬!东方国皇帝现在唯一的宠妃即皇后秦忆然!

    “大人到!”

    听人传报县老爷来了,吴师爷和虎子立马俯身下去迎接。

    “下官不知二十七公主殿下光临,实在是有罪!”走到秦忆然面前,县老爷快速提起身前官袍扑通一声便直直跪倒下去。“微臣参见公……皇……”

    县大人刚一开口,立马又觉得此言甚为不妥。因为按理说,秦忆然虽然是北岭国的二十七公主。但是。现在她的身份乃是东方国的皇后娘娘。与公主的显贵身份相比,东方国皇后的位份自然更高一些。

    “微臣参见东方……”

    “大人还是叫本宫公主吧!”秦忆然突然开口提醒道。“这里是北岭国的土地!本宫虽然贵为东方国的皇后,更是父皇的女儿。如果因为自己是邻国的皇后,就叫父皇跟本宫行礼。那本宫可不要成为这天底下最不孝顺的女儿了?”

    “微臣不敢!”县大人深深磕头下去。

    “这礼也行了。吴师父,还是赶紧扶你们家老爷起来吧!”秦忆然随手一挥。

    “谢公主殿下!”站到侧边,县大人依旧低垂着头不敢冒犯秦忆然一眼。听她说在街上抓到一个小偷,他这才注意到不远处跪着的南宫梓敬。“人是公主殿下抓回来的。又人证物证俱在。还是请公主殿下发落他吧!”

    见他如此圆滑。秦忆然心中正有此意。

    “那就先打他二十大板吧!”

    “是!”

    提起一根长棍,虎子站到南宫梓敬面前。注视着他手中的大木棍,南宫梓敬只怕自己挨上一下就会痛死。

    “你想干什么?本少爷乃是……”

    “打!”

    不待他再说。秦忆然一声令下衙差们已一棍紧接着一棍重重地落到南宫梓敬稚嫩的屁股上。

    “你们谁敢……啊!啊!”

    “少爷!”

    瞧着南宫梓敬被打,小子们挣扎着想要上前搭救耐何他们武功在高终究敌不过几个大男人的禁锢。

    “不要!不要打他!”

    “疯女人,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

    “他可是我国无比尊贵的……”

    “拿布把他们的嘴都给本宫堵上!”秦忆然振臂一喝,立马便有那乖觉的衙差利落地跑进后堂拿出来几团白布塞进小子们的嘴里面。

    “唔唔……”

    “你们……”苍白着脸。南宫梓敬两眼紧紧瞪着前面的秦忆然突然大吼起来。“疯女人!你这是滥用私刑,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啊!”

    “啊……”

    “有种的。你们就不要让本少爷活着离开……”冷汗如瀑般滑落下来,直模糊了南宫梓敬的双眼。“等本少爷回去……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回去哪里?”

    “女人你!”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自己眼前,南宫梓敬被吓了一大跳。见他这么容易就被自己吓到了,秦忆然随即轻笑起来。

    “让本宫自己来说吧!你是说。回去南岛国。对不对?”

    南宫梓敬双眼瞪大如牛铃!自己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要说的是南岛国!?

    “让我再来猜猜!”秦忆然一脸玩味。“小子你的名字,在南岛国是极为尊贵的对不对?因为你姓南宫……”

    “你怎么会知道?!”南宫梓敬自认为自己从来没有泄露半点破绽才对。

    “我不仅知道你姓南宫。我还知道你是南宫燕的儿子对不对?”见他更加惊奇地张大嘴,秦忆然随即轻笑着从地上站起来。“正因为你是他的儿子。本宫今天就更加管定你了。到时候,你告诉南宫燕不用谢我!”

    “因为,路见不听话的孩子。我也是做娘的,就忍不住想要管上一管。如果他真的想要谢的话,给个十箱八箱金子就行!”

    “大家都是朋友嘛!意思意思也就行了,不用太铺张。”

    “什么!?”听到她的话,南宫梓敬顿时惊呼起来。“秦忆然,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脸?”

    “脸!?”秦忆然一脸不解地回过头来。“那是什么东西?”

    “你你你!!”南宫梓敬直被她气得舌头打结,扭曲了小脸。

    “给本宫用力的打!”拍拍手掌,秦忆然坐下来。“打完了,就连同那些小子一起扔进柴房里面关起来。每天只准给他们吃一顿饭,不准见荤腥。”

    “等本宫半个月后从北越回来,再好好管教他们!”

    “是!”

    秦忆然说是半个月,结果一直等到一个月后才终于从北越城回来。当她再次见到南宫梓敬的时候。他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

    “啧啧啧,我的好孩子。怎么饿成这样了?”

    “女人,你少给我假猩猩的!”一把拍掉秦忆然伸过来的手,南宫梓敬一脸嫌弃。可是为什么呢?当他再次见到秦忆然的时候,心里面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终于没有忘记自己,回来了吗?

    “你这孩子怎么总是学不乖呢?”秦忆然不禁有些生气。她本以为南宫梓敬吃了一个月的苦头,总会明白在两人之中谁才是真正掌管着他的生杀大权之人。

    殊不想。这孩子竟还是这样犟!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南宫梓敬瞪她一眼。“秦忆然。本少爷可不是你的孩子。我乖或是不乖,都论不到你来评论!”

    “是是!”秦忆然无语地应和道。忽然地,她话锋一转。“你是南宫燕的孩子嘛!所以。在我离开公主县的时候就已经给他写过信了。再过几天吧,想必就会有人来接你回国了!”

    “太子殿下!”

    “什么!?”乍听她说要送自己回国,南宫梓敬心中又惊又失落。

    “希望你回到白鲨城之后,能够努力用功好好学习。”秦忆然站起来。“你的父皇。他可是非常看重你的。你可千万不要令他失望啊!”

    见她才刚一回来,板凳还没有坐热就又急着要离开南宫梓敬立马大吼起来。

    “你懂什么!?”

    回过头。秦忆然静静地注视着他的眼。

    “父皇他根本就是一个坏人!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

    “像你这样,背后说自己父亲坏话的人就不会是一个好孩子!”秦忆然断然否定掉他的话。听清楚她的话,南宫梓敬心中更觉委屈晶莹的眼泪顿时如同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汹涌直下。

    “在娶母后之前,父皇明明答应过她不会再娶别人。可是现在呢?他不仅娶了别人的女人。还跟她们生下孩子。这样背信弃义的人,难道你能够说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吗?”

    “南宫燕他是不是一个好丈夫,应该由你的母后钟如艳自己来评论。至于他是否是一个好父亲。南宫梓敬你是真的有抱着公平公正的心态去看待他娶其他妃子这件事情吗?”

    秦忆然一脸凛然,说的每一个字都不容南宫梓敬质疑。

    “身为一国之君。你能够体会他肩上所扛的担子到底有多么沉重吗?身为一国之主,你能够明白他心中每天要焦虑多少事情吗?如果你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就没有任何资格去评断他的付出和牺牲到底是对还是错!”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只娶自己一个人!但是身为一国的皇帝,南宫燕他每做一件事情都务必要考虑和权衡到朝中各处利益。钟如艳她都可以接受你父皇背弃诺言,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怪南宫燕不是一个称职的好丈夫!”

    “如果说南宫燕真的有什么错了,那就是他不应该性格这样温和。他应该学习上官凤华,无论是对朝内还是朝外都采取铁血手腕的政策。”

    见南宫梓敬神情错愕,秦忆然随即对他甩出一剂更猛地猛药。

    “可是如果他真的变成那样的话,还会是那个令钟如艳深爱无悔的男子?还是那个南岛国百姓们誓死效忠爱护的皇上,南宫燕吗?”

    “秦忆然!”看她转身又要走,南宫梓敬迅速冲上前去抱住她的双腿。“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不可以请你在最后这几天里面跟我和平相处?我保证不会再跟你吵架,也不会在说父皇的坏话了。”

    “一直以来,我有不和平跟你相处吗?”秦忆然回过头来反问他道。

    “对不起。”南宫梓敬突然垂下双肩。“我知道,从一开始你都是在为我好。是我不好!埋怨你,还带着父皇也被骂了。”

    “好孩子!”伸手拉他进怀,秦忆然一手紧紧抚摸着南宫梓敬头上的细发。“你能知错就改,就好。”

    “那你不要走了,好不好?”抬起头,南宫梓敬幼稚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可疑的绯色。听她说在自己离开之前,她都不会走南宫梓敬心里面顿时又焦急不安起来。“忆然,你跟我一起回白鲨城好不好?”

    “你那么聪明,之前到底是怎么发现我把偷来的东**在水缸里面的呢?还有,你怎么知道静杀他们是我的手下的?我想了一个月也想不出来。你告诉我呗!”

    “这个啊,是因为……”

    经过十多天的相处,南宫梓敬发现秦忆然真的很聪明。虽然只是非常短暂的时间,但是他每日从秦忆然那里学到的东西都足以令他受益终身。

    面对分离,他头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牵肠挂肚。

    “忆然,你真的不要跟我一起回白鲨城吗?”

    南宫燕写给秦忆然的书信,南宫梓敬已经看过了。信中,南宫燕一再邀请她一定要去白鲨城作客但是秦忆然都以她的孩子和上官凤华为借口推掉了。

    “梓敬,下一次吧!”看着一脸不舍得自己的南宫梓敬,秦忆然缓缓俯下身来。“这一次我离开东方已经两个多月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再去白鲨城看你和南宫燕的。你也要乖乖的听你父皇的话,我会经常写信给他问你的情况哦!~”

    “为什么要写信给父皇?”南宫梓敬不满地嘟起小嘴。“你是问我的情况,直接写信给我不就行了吗?干嘛非要从父皇那里转一圈来问呢?”

    “好好。我写给你,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见小家伙终于笑起来,秦忆然这才催促着队伍该起程了。她也该回去东方城了,再不回去上官凤华该要派清风来抓自己了。

    ps:

    五年后,白鲨城皇宫金銮殿上南宫燕突然暴病过世了。五日后,年仅十二岁的太子南宫梓敬奉先皇遗诏登位称帝。面对群臣对南宫梓敬的反对和后宫妃嫔的刁难,钟如艳一封书信八百里加急寄到了东方城。

    “南宫燕他就要死了?!”上官凤华一脸惊愕。见秦忆然泪如雨下,他只得赶紧清风和明风一起下去准备。

    待清风和明风陪着秦忆然进入白鲨城皇宫之时,南宫燕的尸体已经被冰封进水晶棺内只等吉日一到即可下葬。

    “如艳,这是……”

    “忆然!”南宫梓敬身着明黄色的龙袍从暗处走出来。“对不起!其实父皇早在几天前就过世了,是朕骗你来的!”

    听说秦忆然被南宫梓敬胁持,上官凤华随即召来吴用点兵就要亲自率兵攻打白鲨城。当他看到来使手中的秦忆然和南宫梓敬亲笔写的书信之时,他终是按捺下来。与两封信同时收到的,还有一份盖有南宫梓敬国玺的盟约。

    “致东方国皇帝陛下!吾南岛国太上皇帝陛下南宫燕已于半月前逝世,太子南宫梓敬登基为新帝。碍于朝臣异心,后宫大乱。特邀请东方国皇后百里冷姬暂住白鲨城……”

    “为表吾等之心意,特献上南岛国三座邻界边城地约。三年为期,岁岁月月上贡。三年之后,必将百里皇后平安送还……”(未完待续)

    ps:至此,《冷王的偷心小王妃》宣布完结。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