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夫们等娘子好久啦 131 迷情(二)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加入收藏
    树林里的萤火虫似乎通通感觉到了这里的亮光,一个个闪烁着微光飞来飞去,绕着这小屋子,夜晚繁星点点,灯光迷离,银星和灯珠衔接在一起,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在大地上。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一张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其中,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像白天里那样的现实,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黧渃曦迷离的看着眼前的景色,没想到这树林的深处竟然隐藏着这么美丽的一个地方,她收回诧异而欣赏的目光,从萧亦邪的身上跳了下来。

    “小邪邪,这里太美了,是你发现的吗?这屋子是你的?”黧渃曦指着面前的小屋子,迈着悠闲的步伐往里走去,边走边看着周围的美景。

    “五年前,我就发现了这个地方,只是有一次偶然走到了这深处,这里很安静,也很舒适,虽然偏僻了一些,但总不会有人来打扰,所以我便命人来打造了这屋子,我每次也只是一个人过来喝酒,安安静静的感觉,但并没有在此睡过。”萧亦邪见她推门而入,笑着跟在她的身后跟她解释自己为何在这个地方建起这个小屋子。

    “一个人来喝酒?小邪邪,那多闷,以后算我一个,我陪你一起喝!”黧渃曦转过头豪爽的拍拍胸口,小脸突然兴奋而变得红润起来,似乎对这个喝酒十分感兴趣。

    “你啊…一听到喝酒就来劲,哪有女子听到喝酒比男人还兴奋的?”萧亦邪见她这副嘴馋的模样,不禁失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哼,谁说只有男子好酒,女人就不能好酒了?酒是个好东西…”黧渃曦不依的哼了一声,表示对他如此说法的不满,这古代男女不平等就算了,难道这喝酒还不能男女平等?

    “好好好,只要是你说的都对,行了吧?走吧,进去看看。”萧亦邪被她折腾的没办法,她的倔脾气一上来他也争不过她,只好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去关心关心点别的事,别在这喝酒上纠结了。

    黧渃曦点点头走了进去,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书桌,一张床,还有零零碎碎的一些小东西。

    “你平时就在这里喝酒?”黧渃曦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能喝酒地方,萧亦邪却摇了摇头,神秘兮兮的拉住了她的手,黧渃曦迷茫的跟着他的脚步,走到了后院来…

    当双眼看到面前的一切,黧渃曦不禁夸张的瞪大了眼睛。

    “天哪!你也太会享受了吧?!”

    好一片樱花林,遍地的樱花,一阵风拂过,樱花儿调皮的在空中飞舞,好一副美丽的画,樱花林中间有一个石桌,桌子边围绕着四个小圆墩,既唯美又和谐的景色,让人移不开视线,黧渃曦也不禁微微张开嘴,朝着这樱花林走去。

    “平时来这里一个人喝酒,倒是个好地方,所以今日带你来了,怎么样?可还满意?”萧亦邪跟在她的身后,看她惊喜的表情,看来自己带她来是正确的,这个地方的确是个世外桃源,这么多年了,一直维持着现在的这样,说来也奇怪,连他都觉得惊讶,因为这里的樱花竟然是一年四季都如此盛开,掉落多少就会有多少再长出来,这地方早已经厚厚的铺上了一层,更早以前的花瓣恐怕早已经埋入了泥土中,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樱花香,每逢雨后,这里的香味会更加的浓郁,在这里待上一阵,身上都会残留着香味。

    “小邪邪,这个可是你的秘密基地?你告诉我了,不怕我来捣乱,把你这给破坏掉?”黧渃曦笑着说道,伸出双手接住那一片片的樱花,凑到了鼻尖处嗅了嗅,舒服的眯起了双眼。

    “呵呵,你会吗?”萧亦邪反问了一句,似乎根本不把她这个话当作一回事,黧渃曦不禁心情大好,还是她家的小邪邪了解她,她怎么会去破坏这么美丽的景色呢,而且她是喜欢的不得了呢。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没有酒?小邪子,来上点酒!”黧渃曦坐到了石墩上,挥挥手,一副大爷的姿态,萧亦邪一愣,随即配合的道了一声‘遵命’,便转身就去拿酒。

    他这屋子里什么不多,就是酒多,当他搬了两大坛子的酒放到黧渃曦的面前时,黧渃曦还是免不了吓了一跳,“你从哪里弄的那么多酒?屋子里面的吗?可是我刚才进去的时候没有啊。”

    “这可是上等的好酒,我怎么会把它放在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呢,屋子里有个地窖,我放了几十坛酒在里面,想喝多少就有多少,你可没必要给我心疼酒。”萧亦邪嘿嘿一笑,打开了酒坛,又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两个大碗,直接一人一碗给倒满了。

    “我就说你会享受嘛,看看这碗,多豪爽,小邪邪,看来我们真是同道中人!”黧渃曦拍了拍萧亦邪的肩膀,笑的格外开心,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笑容,真心真意。

    “曦儿,来,干了,别的不说,认识你,真的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萧亦邪端起大碗说了一句之后便仰头把酒给灌了下去,空气中再次弥漫起了酒香,一闻则有种醉态。

    “彼此彼此。”黧渃曦扬了扬手中的碗,和萧亦邪一样豪爽的一饮而尽,她的酒量可不是一般女人的一沾就醉,这点萧亦邪也是知道的,所以压根就没有想过因为她是女子而不让她多喝,他倒怕她喝少了还嫌不够。

    两人来来回回了几回合下来,一坛子酒竟然见底了,黧渃曦和萧亦邪的脸都微微发红起来,黧渃曦迷离的眯着双眼,似乎很享受现在半晕的状态,她举着空碗看着萧亦邪,突然露出天真的一笑,“小邪邪,知道吗?喝酒,不能喝醉,就是要喝到这样的感觉,真实又不算真实,幻境又不像幻境,呵呵呵呵…你的脸,通红的…”黧渃曦放下碗,戳了戳网萧亦邪的脸颊,滚烫。

    “曦儿,说真的,你在我认识的所有女人的里面,你……最能喝!呵呵,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女人像你这样跟男人一样喝酒,你上辈子…肯定是个男人,哈哈…而且还是个坏男人,强抢良家妇女,霸道的土匪!因为你现在就是坏女人…你都又投胎了竟然还是个坏女人,真坏!”萧亦邪也同样眯着双眼,指着她,笑呵呵的说道,有些词不达意,但黧渃曦还是能听的出来他要表达的意思。

    黧渃曦突然就这样躺倒在了满地的樱花瓣上,软软的,就如床垫般,看着漫天的繁星,她的嘴角弯起了好看的弧度,“是啊,我又投胎了,竟然还是做一个坏女人,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何必要将一个坏女人送到这个鬼地方来,你可真会开玩笑!老天,我恨你!”黧渃曦伸出手臂指着天空,愤愤的喊了一句,笑容渐渐变得有些苦涩。

    “嗯?曦儿,你在干嘛?怎么跑到地上去了?我也要躺…”萧亦邪低头看了看躺在那里十分享受的黧渃曦,也干脆坐到了地上,然后直接躺倒,侧过头看着她的侧脸,却突然看到她的眼角滑过一滴泪水,心,突然停止了一瞬间,有些窒闷,难受。

    萧亦邪伸出手,轻轻的用指腹滑过那滴泪,抹去痕迹,“曦儿不哭,曦儿笑的时候最好看。”他笑的纯真,像个孩子一样纯真。

    “我才没有哭,谁说我哭了?我从小到大,哭的次数连手指都数得过来,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哭,小邪邪,你哭了?”黧渃曦吸吸鼻子,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委屈的嘟起了嘴巴,现在这模样看去,就像两人孩子在闹别扭。

    “我是个男人,我怎么会哭,男人是保护女人的,他是给女人擦眼泪的,曦儿,我帮你擦干眼泪。”萧亦邪得意的说道,似乎对自己这一举动很有成就感。

    “不要!我没有眼泪,不要擦!你就是个大坏蛋!你吃我豆腐,占我便宜!”黧渃曦一把挥开了他的手,鼓着腮帮看着他,气呼呼的模样倒是有可爱极了。

    萧亦邪看着眼前诱惑动人的她,炙热的目光停留在她粉色的唇瓣上,那张微微撅起的小嘴儿就像在邀请品尝一般,萧亦邪顿时口干舌燥,浑身火热发烫。

    一阵伴着诱人香味的风拂过,两人的头发飞舞起来,最终纠缠在一起,黧渃曦看着眼前缓缓放大的俊脸,朦胧迷离的眨了眨眼睛。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