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佳人 正文 尾声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加入收藏
    一九二七年,上海

    许多人不懂,为何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场示威游行竟如此快的潦草落幕。

    游行示威的人群迅速销声匿迹,坐等渔翁之利的领事们也各归其位继续与中国政府相互比拼驾驭着资本掠夺,工人、学生们因信仰的终能脱离政府控制而欢欣鼓舞,夹杂期间的全国各地军阀们终于能喘息着共坐商议家国未来,纷纷表明自身态度誓死维护南北统一。

    尘埃落定,各得其所,似乎每一方都能从此次混乱中得到无上好处,唯一介弱女子从硝烟中走出,面对跪倒在地的周鸣昌,表情无动于衷。

    周鸣昌狼狈与佟毓婉狠狠磕头,他怎能不知自己一条性命价值连城,肯交数百万“保释金”换他性命的人恰是曾被逼死过母亲的仇敌。莫非是想买他出来亲手结果性命?未免出价太高了,他苟延残喘的性命甚至比不得乱世中大米白面来得珍贵。可周鸣昌又不敢心存侥幸,兀自认为她仍念儿子旧情才施以援手。

    毓婉将怀中承业抱紧,脚步从周鸣昌身边从容地迈了过去。躬身磕头的周鸣昌全身是伤,破烂衣着沾满鲜血迎风飘荡。他又恢复几十年前满脸油泥在赌坊压上女人钱袋子时的模样,猥琐、狼狈。

    多年来养尊处优,使得周鸣昌早忘记自己曾吃过的苦头。十几年前,皮糙肉厚的他即便给人打到昏厥也不会如今天这般虚弱,只不过跪上片刻,已全身颤抖。

    “佟小姐,不,杜二少奶奶,我错了,我对不住你们佟家和杜家!”涕泪横流的周鸣昌甚至无需佟毓婉自己提出,他已开口补偿方法:“如今我身家不在,二少奶奶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如果您还是不能解气,不妨卸掉我一条胳膊,我一辈子乞讨也要供奉你的长生牌位。”

    毓婉;懒得让承业再看此情此景,淡淡回答:“我救你,不是因为你。”

    周鸣昌身子微微一震,愧疚蒙上心头,头死死抵在地上不肯抬起。佟毓婉越是饶过他,他越觉得自己往昔面容龌龊可耻,索性从一旁操起块石砖砸向手指:“即便如此,我仍是对不起佟家!”咔嚓一声,骨肉断裂,半个手掌血肉模糊。

    佟毓婉内心平静无波。没有仇恨,也没有愤怒,沾满黎美龄鲜血的黑色旗袍从周鸣昌面前拂过,抬脚从血肉模糊的手掌之上跨去,没有丝毫怜悯与不舍。周鸣昌痴痴望了她的背影:“霆琛,霆琛,去了哪里?”

    毓婉没有回答。周霆琛的去处她不想知道,属于他们之间的故事终将在历史中渐渐遗落。以断指开始,以断掌结束,人生不过就是在时间中周而复始的上演轮回,谁是他,他又是谁,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事情得以就此结束。救出了周鸣昌,毓婉也变得一无所有。答应过沙逊的话还须要去兑现,现在有一辆车子载她去往码头,那里有船带她去东北投奔杜允唐,投奔一处从不曾去过的天地。

    这样的决定几乎是在瞬间决定下的,就像在梦中一般,随随便便定下,偏不能再更改。

    这一生她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抉择,享受他们的好,不肯记住他们的坏,所以抉择时总少了份果断,不忍心伤害另一个。今时今日被沙逊逼住不得不做出一项抉择时,反轻松自在做出最残酷的选择。

    爱情总是得不到的最贪恋珍贵,得到了,常又会不得不放弃。

    无数次忍痛抉择的戏码在她人生至关节要处不断庸俗上演,她需尽早学会狠心面对。

    爱过的人,恨过的人,不能忘却的人,终将离散的人,终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淹没在冬霜夏雨年轮里。

    她希望自己的离去不会留给周霆琛任何悲伤记忆,她也希望自己的到来能跟杜允唐终结全部故事。

    东北是处茫然未知的土地。若不是大清灭亡,她本就该属于那里,那里有佟佳氏的根,也有叶赫那拉氏的传奇,她选择归去那里,是另一种落叶归根的方式,只不过她这片叶子残缺的一角,恰掉落在某个人的掌心,拂也拂不去。

    她会隐瞒全部经历,安安静静在那片土地上重生,舍弃名媛头顶光辉,似乎人也变得轻松自在起来,再不必提防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再不必纠缠情爱事后的蜚短流长,她就是她,一个叫佟毓婉的女人。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人。

    港口码头依旧人头熙攘,随着炮火硝烟日渐变浓,太多人选择避开乱世去寻求一方净土安静生活,从凌晨就已开始排队的人们躁动不安,人们跃跃欲试想要冲破检查岗哨尽快冲进船舱,蜂拥而上的结果是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强行逼退,逐一检查身上携带的物品才肯放行。

    毓婉在岗哨前抱紧承业,从手袋里掏出叠钱塞给雀儿,雀儿从几岁时就在佟家生长,无父无母的她除了跟随小姐不知还能去往哪里。可船票矜贵,纵使毓婉自己也是千方百计才能得到,根本不能带她离去。见她要哭,毓婉只得好言安慰:“这些钱你拿去做些生意,我这里还有一份替我转交给素兮。”一张薄薄的存单,是毓婉唯一保留下的财产。之所以没全部交给许浩南做赎金,就是想留给素兮做最后的保靠。

    大头过世后,素兮以未亡人身份参与讨缴青红帮假借清党名义公报私仇的游行。就在毓婉走出将军府刹那,一眼从游行人群中发现素兮身影,她羸弱身姿,坚毅面庞,烫了卷的短发鬓一丝不苟梳在耳后,发鬓间迎风飘摇的白花恰当表明了自己新近丧夫的身份。

    若不是这场无辜浩劫,她必定也是幸福美满的。或许与大头生育子女,或许与他同归乡林。可惜……

    大头被打死街头后毓婉曾多次派人前往青龙堂旧地寻找素兮,偏都寻不到,不知道她此刻究竟身在何方,是否能维持生活。

    雀儿点头:“听说素兮姐要去冯香主家乡,冯香主父母在四川老家务农,还不知道儿子亡故的消息,她要扶灵柩归去替冯香主照顾年迈的公婆。”

    “这样,也好。”毓婉听罢双眼蒙上一层水意。

    谁说一定要天长地久的厮守才能感人肺腑,至情至过几个月也是足以回忆终生的美好。一如婚礼当晚素兮对她说:“他对我好,我对他好,一辈子就这么过了,也是高兴的。”月色笼在她幸福脸庞露出温暖笑意,似乎只要有大头一个此生就再不会孤单,话音犹在耳边响起,她却文君新寡。

    毓婉强忍住泪水将存单硬塞给雀儿:“让她以我的名义去找沙逊先生,他会帮她取出存款的。”

    汽笛声再次催促离别的人尽诉衷肠,毓婉将承业努力揽入怀中走过岗哨,负责检查的士兵见她身穿丧服又怀抱婴儿没有搜身摆手放行,毓婉回头与雀儿摆手:“我走了,你……”

    陡然,一把冰冷的手枪正顶在毓婉腰间,更换了衣装的男子神不知鬼不觉与她并行通过岗哨,身边通行岗哨的百姓看见这一对并不搭配的男女拥在一起中间横了一把乌黑铮亮的枪,无人胆敢上前帮忙,十几名老少男子故作无视纷纷压低了帽子向船舱涌去。

    枪又顶了顶毓婉腰:“走吧,如果你不想承业摔死在码头上。”

    声音再熟悉不过,毓婉对上杜允威复仇视线:“如果你想杀我,随便。”她早知道杜允威不会轻易放手,只是没想到动作会这样慢,待到即将上船一刻才知晓黎美龄替她去死的消息。

    “我当然要杀你,你亲手将杜家毁掉,我将一无所有变成穷光蛋!“杜允威疯狂的拉住毓婉手腕,承业险些跌落在地。

    毓婉唇角浮现疾风:“这家业由父亲打下,由我守成,可有你一分心血?你变成穷光蛋难道不是活该?”

    杜允威原本濒临崩溃的神志更加癫狂:“胡说!我曾辅佐父亲打下家业,我也曾经一心一意守护杜家,凭什么功劳都被你们占去?”

    “倚靠残害手足,倚靠倒买倒卖来守护杜家?”毓婉似笑非笑:“这家业未免守得太过容易。”

    “总之,我杜家产业绝不能落在别人手上!你把杜家还给我!”杜允威像野兽赤红双眼大声咆哮着。他的手指始终扣在扳机上,轻轻一动就能轻易结果毓婉性命。

    毓婉轻笑摇头,“不能了。就算我一辈子做杜家罪人,也绝不会将钱留给你这个撞死妻子的杀人凶手!”

    提及惨死的黎美龄,杜允威咆哮声愈大:“如果她不是为了你就不会死!我要你给她偿命!”喊完手指扣动扳机。瞬间生死,砰的一声响,子弹擦毓婉耳侧火辣辣蹿过,杜允威被人抬高手臂朝天鸣了两枪,惊得携枪把守的士兵掉转注意向毓婉被挟持方向扑来。

    失手的杜允威不甘心丧失良机,将手枪瞄住挡在毓婉面前的周霆琛身上,周霆琛毫不犹豫挥拳向他击去,杜允威闪身避开后被周霆琛抓住手枪,闷闷一声,子弹似正中厚重棉絮中。周霆琛一掌劈下,杜允威不敌身强力壮的青龙堂前堂主,登时倒地。

    毓婉知是周霆琛负伤慌乱上前,周霆琛手指了船,毫不犹豫向前推她:“走,快走!”

    红羽也随之赶到,见杜允威摔倒旋即将身体挡在周霆琛面前也同时握住杜允威手中的枪:“不要!允威,就算我们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我!”眼泪顺脸颊落下,她也不想活了。

    丧失理智的杜允威挥手掌掴红羽,清脆惊得她呆住,他歇斯底里的狂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爱着杜允唐?你嫁给我不过是想时时刻刻看见他!如今他回不来了,你便退而求其次寻上我。如今我沦为乞丐,你又能守我多久?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离开的机会。”说罢杜允威举起枪抵在红羽额头,恶狠狠将话语说到心寒:“你死了,就不会离开我了。”

    闻听枪声赶到的士兵将杜允威团团围住,见他掏枪伤人,枪弹齐发,一枚正击中杜允威下腹,手中的枪也被打掉,被子弹擦伤骨头的手捂住喷涌而出的鲜血,整个人失去挣扎力气跪倒在地。劫后余生的红羽傻傻看着跌在自己面前的手枪,不相信曾有一瞬他竟想杀了自己。

    痴傻的红羽瘫坐在地面,被惊吓等待入港的人群踩踏而过。没有了站岗士兵就再没有枪弹约束,码头上封锁的通道被想要出港避难的人们疯狂推开,捆绑了铁刺的链条根本挡不住人心内强大的求生。

    如雨点般密集的枪声终于停止。杜允威当场被诛,一起被围在禁区内的红羽也束手就擒。在人们四处惊叫奔走的背景下,她的痴傻如同画面定格留在也同样慌乱奔逃的毓婉心中。

    士兵见势态大乱,分头拦截疯狂逃跑的人们,凡有反抗者当场枪毙。一声声枪响过后,每个头部中枪跌倒在地额死者都会激起尖叫迫使更多人不敢停留脚步疯狂向船上涌去,船员见民众情绪失控,不得不提前将舱门关闭,被挤压在舱门口的人们无力抽身正挡住舱门,尚留有一丝缝隙能够勉强挤人上去。

    如潮涌上的人在狭小求生缝隙里无法向前,一个个唯恐自己将最终成为遗留在动荡上海的倒霉鬼,眼睁睁等待战乱和死亡的降临。疯狂的人们开始拼命拉扯推搡,无数人从码头案沿和中间悬梯上掉落至水中,被巨浪卷走很快没了声音。

    士兵们见舱门已经大半关合也不再追撵,笑看面前求生人们拼死挣扎的滑稽表演,待他们筋疲力尽后才抓了几名骚乱的带头者,当场执行枪决。

    一声枪响,一条性命。

    周霆琛掩护毓婉冲到船旁。毓婉知道自己再没机会能赶上轮船了,因承业在怀中不停呱呱哭泣,为了保全孩子安危她不能拼尽全力挤上去与他人撕扯。

    船舶四周,狼藉的杀戮场血腥蔓延,逃难者没有一人想成为躺在冰冷土地上的尸体,撕扯也格外的狠。

    佟毓婉绝望了,她知道此刻最好的结果就是放弃,尽管留下来可能是一枚子弹结束性命,却总好过带了承业一同被拽下大海。

    周霆琛抬起满是鲜血的手臂推开前面阻挡的人们,他高大身躯在拥挤的码头显得格外醒目,从小就在码头生长的他最知道从何处可以避免骚乱贴近船舶,更知道如何才能将怀中女人护送上去。毓婉的腰被他狠狠拦住,周霆琛疯狂推挤前方人群将她重重推进舱门的夹缝中,人太多,夹缝窄小又难进入,他便撑开了双臂将嗜杀红眼的人们挡在自己身后。

    也被周霆琛的动作顶向前方,不得不硬挺了身子往缝隙里钻,被挡开的手不甘阻拦,他们疯狂撕扯她的头发和衣领,纽襻绷开,头发也拽掉几缕,承业的襁褓更是被拽得散乱不堪,甚至连同她的手袋也掉落在地无法顾及。

    钱财已不重要,只要人能上船,一切都可重新再来。

    分别在即,从此各在天涯。周霆琛的脸颊贴住她的,轻轻亲吻了爱人的发鬓。

    再一用力,毓婉竟真的被他推入了舱门摔倒在地。为避免人们抓住脚踝拖她下水,毓婉只好夹了承业匍匐爬行,微微隆起的肚子磨在地面剧痛无比,可比那更痛的还是心。

    周霆琛受伤的枪口是在肋骨下方,刚刚在为她撑开船舱时,恰好看到伤口位置,血正从烧焦的衣衫中涓涓涌出染满整个前襟。

    她想回头,看看他的伤势,看看他的脸。可身后响起沉重嗓音,喝止她的动作:“向前走,不许回头!”

    毓婉血涌入头顶,神智麻木的她只懂得听从命令,不敢反抗。

    她闭紧双眼,任由悲恸充满全身,任凭眼泪从脸颊滑落,但决不能回头。

    从决定送她上船起,他就已经知道是此结局。身后是他断断续续的声音,陪同她一路前行:“向前走,这艘船到天津港会换船去东北。”

    这些她早就知道。在三天前她就已将航线打听清楚,偏他以为这只是她的临时起意。

    “答应我,你要好好活下去。就算杜允唐那个混蛋不珍惜你,你也要答应我好好活下去!”身后的人说话越来越吃力,她的身后再没有人能够顺利登上船舱。

    疯狂拥挤人们互相撕扯,随着掉下悬梯的人越来越多,船员们不得不操起了铁棍将船舱门撬关上。

    “我会等你,一直等你!”周霆琛的语声戛然断在门的另一侧,毓婉脸颊上悄悄爬满泪水,她蜷缩起身子低头抱紧怀中的承业不住亲吻。

    船舱外的躁乱以枪声平息,一声声清脆的声响惊天动地,似会夺走无数人的性命。毓婉疯狂爬上船甲板向岸边望去,码头上叠起的人们终还是没能够逃过劫难,提前离开了动荡的上海滩,也提前离开了人世。

    岸边没有周霆琛的身影,他的生死,她一无所知。

    一轮艳阳正挂在蓝蓝天上,光芒下大海波涛涌动,碎金摇曳。

    在这片海的尽头,有个翘首期盼的男人正在等待毓婉的到来,而毓婉身后缺少的人,也带走了她毕生惦念。

    毓婉任眼泪流淌没有回头,海风拂面吹散唇齿间的惦念,“霆琛,如果有来生,我们再见。”

    泪水坠在承业面颊,几近无声。

    风浪拍打船体,迎风将全部过往和回忆丢弃,载她驶向从未到过的地方。

    上海滩的烟火阑珊陨落,绚烂繁华过后,终归于寂静……

    一九二七年七月,佟毓婉取道天津港直奔旅顺,因无船票被船长扣押遣返。在承业哭泣和旅客谴责下,船长被迫释放佟毓婉,佟毓婉身上全无现金购买食物,整整七日靠乞讨旅客食物喂食承业,自己喝水止饿。

    一九二七年八月,佟毓婉终抵达辽宁鞍山与杜允唐相见。此时杜允唐已是两鬓灰霜再不见当年风流倜傥的杜二公子模样,指甲染满煤黑,通体晒成焦色,整日与目不识丁的工友出入没药,以挖煤换取工薪。

    一九二七年冬月,他们第一个孩子出生在荒芜的空地废屋里,杜允唐亲手为毓婉接生取名立麟。

    一九三零年五月,剃度出家的黎绍峰被杜家远方亲友发现,此时他在南京鸡鸣寺受戒多年,法号无业。

    一九三一年九月,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随处可见。毓婉与杜允唐蜗居在荒地草屋中为承业和立麟寻找过冬棉衣所用棉花发愁。

    一九三一年十月,杜允唐被强行征入日本钢厂工作,毓婉生下第二个孩子,每日与三个孩子开荒作伴。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七事变前夜一场人为大火烧尽杜允唐和佟毓婉辛苦开辟的荒地和房屋,夫妻俩带三个孩子无家可归,躺在焦草丛中为哭泣的孩子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彼此交握的手始终不曾放开过。

    一九四五年九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杜允唐为佟毓婉捋了捋耳边见白发鬓,亲自为承业迎娶新妇入门,此时距离毓婉身穿嫁衣已过二十二年。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佟毓婉和杜允唐暗地约定好,不再提及上海往事,不再提及两人身世,将所有杜家亲眷所寄送物品珍藏埋好。

    一九五零年十月,承业报名抗美援朝志愿军,一去无回,卒年二十四岁。

    一九六八年七月,孙子杜长平报名参加空军惹下大祸,被调查出资本家身份的杜允唐和佟毓婉遭分离关押。

    一九七六年十月,文化大革命终止。佟毓婉与杜允唐分别八年后再次相见,几乎认不出彼此。翌年,杜允唐因肺部呼吸疾病过世,享年七十九岁。

    一九八一年七月,长孙杜长平生子杜岳,佟毓婉终享四世同堂。

    一九八七年三月,长子立麟病逝,佟毓婉交由长孙杜长平赡养。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佟毓婉病逝上海探亲路上,依照其遗嘱送归辽宁鞍山,与杜允唐合葬千秋公墓。

    两千年元月,在海峡的另一端。袄教巴斯坟场上始终有座墓碑,只以黑字单写左边五字:养父周霆琛,右边虽有雕刻却不曾描黑,上书:养母佟毓婉五字,落款合葬之墓。

    一束干净素雅的马蹄莲放在其上,迎风摇曳。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