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马家军阀史 第39章 马步芳称霸西北(8)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在马步芳家族几十年的封建统治下,由于农、牧区的生产资料大部被马家及地主、封建王公、千百户所占有,广大劳动人民缺乏生产资料,致使农牧业生产下降,经济萧条。1949年全省粮食总产量5.9亿余斤,平均亩产130余斤,总产量比1937年下降20%,亩产下降15%。1949年全省牲畜总数为715万余头,比1937年下降30%。所以多数农牧民常年不得一饱,穿的更是衣不蔽体。没有必需的茶叶饮料,挣扎于饥寒交迫的死亡线上。湟中、西宁出现许多游民和乞丐。一些地方人口下降。海西蒙古族台吉乃旗原有1000多户,1949年仅剩100多户。玉树雅拉部落原有500余户,后来仅剩下20多户。

    马步芳的经济掠夺,把青海各族人民推向难以生存的绝境。

    七、民族压迫

    马步芳家族标榜民族平等,标榜“人和”。马步芳在其历次文告中,一再强调“青海各民族是精诚团结、丝毫无间的”。他还经常说:“青海民族复杂,但相亲相爱;一条命,一口气,这是我们百战百胜,最可宝贵的一份财产。”说得好听,但其实际行动却恰恰相反。他们正是分裂各民族、压迫各民族、剥削各民族和残酷屠杀各民族的罪魁。他们的手段毒辣,花招甚多,主要有以下几种:

    (1)笼络上层。马步芳家族依靠回族、撒拉族上层,特别是他们的本家族、亲属、亲信,把持军事、政治要津,成为各方面的首脑人物。以军事为主导,以政治为核心,以军助政,以政辅军,以军政垄断经济文化,形成一个以家族为核心的封建集团。他们还千方百计拉拢、利用蒙古王公、藏族千户百户和土司等上层人物,来共同压迫统治各民族人民;同时又用以摇旗呐喊,作为巩固其地位的工具。如利用王公、千百户名义,多次向甘督赵惟熙、张广建等馈送礼品,以巩固其在青海的地位。在阻止孙殿英入青和在河西阻击红军等历次战役中,利用王公、千百户名义通电全国,壮大自己声势,向中央政府索要军火、军饷。每逢年、节,也以王公、千百户名义,函电中央政府,叫喊“拥护马步芳,服从国民政府”。自1941年起,由于马步芳的飞扬跋扈,蒋介石曾有换马之意;马步芳仍然利用这些人作传声筒,挟众自固,也曾起到一定作用。因此,马步芳对各民族上层就极尽其纵横捭阖、笼络驾驭之能事。委任刚察千户华宝藏为青海藏族总千户,委任河南蒙旗亲王滚柯环觉为地方军的团长,委任青南土司唐隆古哇为麦仓司令,委任西宁祁土司后裔祁昌善为新编第二军军部咨议,汪土司后裔汪兆祥等为参谋,甘肃永登县连城鲁土司为青海省政府顾问。还将各民族上层的许多子弟,调至西宁,或委以参谋,或用为卫士,令其朝夕追随,示以破格擢用,实际是作为人质,使上层人物俯首帖耳,为我所用。

    (2)利用宗教。马家懂得宗教在少数民族中的地位和作用,便充分用来为其统治服务。

    首先是伊斯兰教。自马麒、马麟起,就利用马果园的新新教,已如前述。青海最大的清真寺西宁东关大寺,其理事会理事长,马麒为首任,马麒去世后,马麟于1932年8月继任,实际是马步芳负责。马步芳把全省主要清真寺的阿訇,换成信奉新新教的阿訇,并以振兴民生为借口,裁减了全省各清真寺满拉的三分之一,从而达到排除异己、统一信仰,作为自己政争工具的目的。马步芳在多次政争和战争中,特别是阻击红军和陇东“”战争中,都以“保护宗教”相号召,使其政治目的,披上宗教的外衣。强迫机关、学校、军队同唱“祈祷真主多保佑”的歌,维系其部属,欺骗、麻醉广大人民和青年。

    马步芳还利用藏传佛教、耶稣教、道教、居士林、一心堂和青帮、红帮等。如黄教的同仁隆务寺活佛夏日仓、大通广慧寺活佛敏珠尔、互助佑宁寺活佛土观、扎隆寺活佛嘉义、湟中塔尔寺活佛阿嘉,佛教中的天真大师、心道法师,耶稣教中的天主堂神父夏恩德、福音堂牧师胡新白,一心堂的杨界清以及孔道会、居士林等的上层分子,均在政治上予以安排或在经济上予以资助。还和青、红帮的人物相勾结。马步芳投拜于杜月笙、王晓籁门下;马步青部下有不少帮会人物,旅长马禄尤为著名。1923年班禅离开西藏,马麒见有机可乘,立即派人从敦煌迎送至陕西。1937年湟中祁家川的拉木登珠被选定为十四世,马步芳趁机请准国民党中央,派马元海护送入藏,以加深与西藏的联系。1934年,班禅九世欲返回西藏,飞抵西宁后,即被马步芳安排于塔尔寺,使班禅九世多次替他向蒋介石要饷械。1937年,班禅九世死于赴藏途中,1941年班禅十世灵童“转生”于循化,因西藏未来迎接,马步芳即予以安置,以此笼络藏族人民,为其效命。此外,对于青海省外的伊斯兰教的有名望的人士,如乌鲁木齐教长马良骏、兰州教长马宝臣、临潭门宦敏海峰、西海固门宦马震武等,也不时派人问候,并馈赠礼物。

    (3)迁徙监视。马步芳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他只相信回族和撒拉族上层人物。他往往以军事镇压为前导,成批地迁徙回族、撒拉族的劳动者,从事开垦、放牧、手工业和商业活动,并用以监视和控制被镇压地区的蒙古族、藏族、汉族或其他各族人民。用赏赐田地的办法,使其一些军官离开军队,在牧、农区定居,以巩固他的基础。这样,他的政令就便于推行,一旦发生暴动,又可达到就近各个击破的军事目的。1939年派冶长寿骑兵团进占祁连八宝,接着即将化隆卡力岗回族、撒拉族农民30户、180多人迁往,命名其村为卡力岗,用以长期监视八宝的蒙古族人民。1940年,马步芳镇压了贵南藏族鲁仓后,即迁移循化撒拉族、化隆拉曲回族和贵德的少数汉族农民,连同军政人员眷属80余户、440多人,居住于鲁仓,并将该地易名为拉曲。马步芳还给新移居民中的“可靠分子”发枪,建立斥堠制度,监视当地人民,并且加重当地人民的赋役负担。这些地方的蒙、藏族人民,在军事、政权重压和移来“可靠分子”的监视控制下,只得暂时服从于马步芳的淫威之下。

    (4)制造纠纷。挑拨民族关系、教派关系、部落之间的关系,使之相互争斗,坐收渔人之利,以巩固其统治,是马步芳惯用的卑劣手法。黄南同仁县加吾录曲和甘肃夏河县甘加,原来存在草山纠纷,马步芳为扩大他们相互间的争斗,于1940年暗送给加吾录曲步枪100支、子弹1万发,指使其暗袭甘加,挑起一场械斗,双方死亡48人。接着,他又把那处草山的放牧执照,缮制一式两份,暗中分别发给双方,因此加剧了双方的械斗,流血事件连年发生,前后死亡90多人、重伤70多人、轻伤近100人,损失牛羊148000余只。海晏县金滩和银滩的牧地纠纷,玉树上、下坝的争夺草山,马步芳都是这样使用“一地两照”的办法,使彼此加深仇恨,械斗不休,两败俱伤,马步芳却都使他们听命于己。其他由马步芳挑起或加剧的纠纷还有许多起,如化隆牙乎曲和昂拉之间,循化古羌和百沿之间,尖扎昂拉和同仁和日那部落之间,河南蒙旗索柔群哇和泽库瓜什则部落之间,官秀与甘三岔之间,化隆甘都和卡力岗之间,水地川阿达日求尕和乙沙两庄回、汉族之间,循化查加撒拉族和边都藏族之间,街子工撒拉族伊斯兰新教、老教之间,化隆达仓寺所属下山三庄喇嘛教黄教、红教之间的纠纷,都是马步芳民族分化政策的罪恶产物,不仅大大破坏了生产,而且使各族人民之间,长期存在心灵上的隔阂。有人统计,马步芳家族在40年间,制造民族纠纷达3万多起,真是空前绝后的虐政!

    (5)军事镇压。这也是难以数计的,兹举其最著者。

    镇压拉卜楞寺。元凶是马麒、马麟,马步芳作为一营的管带,也前往亲自挥舞屠刀,前已详述,此不赘。

    七次屠杀果洛诸部落。1921年以马麟为征果洛司令,率部前往屠杀,是为第1次,已如前述。第2次在1932年。是年6月,马步芳派马忠义、马元海率部分头进袭上果洛达武、麦仓、德昂仓、上下巷千、多巴等部落。上果洛阿木却乎牧民被惨杀2000余人,妇女被俘200余人(马麟转手给临潭西道堂作奴隶,大部被折磨而死),使这个部落几乎被灭绝。还残杀达武、麦仓牧民200余人、德昂仓牧民180余人,共抢掠牲畜5万余头。当马忠义回兵时,被上果洛贡麻部落旦周和官拉兰科、周亥旦等反击,死700多人,牧民亦牺牲100多人。第3次是1933年8月,马步芳仍派马忠义向中果洛的和日、洋玉两部落进攻,毁帐房100余顶,屠杀牧民200余人,抢掠马、牛700余头。以瘴气甚厉,士兵相继死亡而返。第4次是同年9月,马步芳派同德行政督察专员韩进禄率骑兵500余人,突袭洋玉部落。洋玉不及反抗,被迫投降。韩进禄竟纵兵杀降,杀死藏民140余人,劫获牛、马250余头,羊7000余只。上、下果洛闻讯远逃,幸未遭害。第5次是1935年夏,马步芳派马朴旅长驱直入白玉寺,果洛各部落措手不及,只好纳款听命,贿送大批财物。仅康赛部落即纳牛1000头、羊毛1万斤、军马70匹。马朴个人诈取白银1250两,并在白玉寺设置果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但藏民不甘于被屠杀被压迫,马朴返回后,即袭击此一专员公署。第6次是1938年大屠杀。这年2月,马步芳派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第三旅旅长喇平福率兵1营进入果洛。喇即驻于白玉寺。果洛藏族头人采取委曲求全,以待时机的态度,喇即疏于戒备,仅留一个骑兵连,并为非作歹,霸占康干头人之妻,专心致力于经济掠夺。同年3月,果洛藏族人民突然进攻,消灭了这个骑兵连,喇平福投降,但藏民郁结于心的多年积怨难平,将喇折磨而死。马步芳闻报,恨之入骨,同年6月派马得胜骑兵团前往报复。时白玉寺已成真空地带,马得胜驱兵包围麦马、休马,来不及逃走的藏民表示投诚,但马得胜不容分说,悉加屠戮,两天残杀1000余人,其中包括妇幼600余人,仅仅逃脱200余人。掠夺牛2000余头、羊28000余只、马400余匹,物资500余驮。烧毁了白玉寺等5个寺和帐房80余顶,使这些部落全部化为灰烬。又继续向康干等部落搜捕,掳妇女200余人、小孩100余人,抢牛5000余头、羊5万余只、马600余匹,马步芳将这些牲畜拨归海晏、门源和三角城等牧场。从此果洛东南部几至断绝人烟。事后,唐隆、康干两部落土官,收集各部落余众,流落于松潘、理番境内。首脑康克明、康万庆投奔拉卜楞黄正清,黄借给银元5000元,支持他们向蒋介石控诉。他们到重庆,通过冯玉祥和喜饶嘉措,见到蒋介石,要求将果洛改隶于四川。蒋仅以“准其悔过自新,从速回原地放牧,不咎既往。在未回果洛地方前,由四川省政府安辑”一纸公文,敷衍了事。第7次是1941年大屠杀,马步芳派马忠义、韩有禄和马得胜三路进兵,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韩有禄将沙科、西千两部落消灭,迫使降服的乌吉和阿什羌的官九、阿米洛洛等部落交出步枪、马匹和牛、羊。马得胜将投诚的下果洛1800余人全部残杀。马忠义在上果洛不仅见人便杀,而且将牧民40人活活剖腹,取出心肝,真是惨绝人寰;此次将上、中、下果洛的牛8000余头、羊10数万只、马600余匹悉数劫夺。而且从西藏朝佛归来的男女牧民118人也全部被残杀。连西康商队的2000多头牛也全部劫持,商民被击毙20多人。经过几次大屠杀,果洛地区人口大减,牲畜更少,生产一蹶不振。马步芳还在通往果洛地区的扼要山口,设置哨卡,严禁果洛皮毛、土产输出,并中断向其输入粮食、茶叶及生产生活用品,真是赶尽杀绝。

    四次洗劫玉树。早在1916年,马麒以玉树地区一些部落抗拒乌拉摊派为借口,派其玉防支队司令马玉山率部向一些部落进攻,随即课以重役。1922年,玉防支队司令马青山,因邦沟寺无力交纳粮秣,捕杀僧侣10余人,罚缴白银4000余两、枪10余支。其后又对上年错部落施以武力,没收了百户三庄昂家的财产,罚牛1000余头,收缴其全部枪支。1940年,玉树防务司令马绍武进攻仁保、布庆两部落失利,马步芳派马得胜率部前往,将已归降的仁保、布庆百户、随行人员等60多人枪杀,掠走全部枪支、牛羊,洗劫了龙喜寺和查龙寺,将冶巴寺尼姑170余人全部奸污,其中大半惨死。1941年,马步芳第3次屠杀玉树,令韩有禄部包围百日多马部落,百户仁庆等乘机南逃,韩有禄追击,双方激战,互有死伤,后百户等逃走。所遗老弱10余人全遭屠杀,牛2000多头、羊5000多只、马70余匹,均被解往察汗乌苏牧场。同年夏季进行第4次大屠杀。马步芳派马忠义先进袭雅拉、藏久、伯虎三部落,三部落急起自卫,牧民牺牲100余人,余者逃往西康地界,财物尽失。马忠义又进攻百日麦马、休马部落,两部落抵抗,后终于不支,被残杀220余人,劫去牛1200余头、马300余匹、羊3万余只、枪200余支,毁帐幕270余顶。被俘妇幼80余人,沦为海晏三角城牧场的奴隶。马忠义在血洗中,竟将藏民20余人,用小刀从右肋刺入,踢倒后挖胆,残忍异常。

    循化街子工血案。街子工是撒拉族八工之一,为八工的领袖工,其清真寺大寺亦居八工清真寺之领导地位。1925年,马麒与马国良(马安良胞弟)争夺该寺领导权,马麒派遣新教尕阿訇为该寺教长,引起奉行老教群众的反对。马麒派马海渊、马伏良率兵进驻,以武力威胁老教,老教则有马国良的支持。于是新、老教展开械斗,死38人,重伤30余人,轻伤50余人。马麒先发制人,以平定叛乱为借口,枪决了老教教民托里果,也杀死新教教民2人,从而排除了马国良在撒拉族的势力,掌握了八工的统治权。此一桩血案,纯系“二马”争权争地而使撒拉族遭受杀害。

    火烧色航寺。色航寺在称多县,为玉树地区大寺之一,住有僧侣640多人。马步芳以该寺为百日多马部落的根据地,1941年夏末,令韩有禄部在屠杀中果洛之后,血刃继续指向该寺。8月上旬,韩部突将该寺包围,寺僧起而自卫,被击毙60余人。后寺被攻破,活佛加奔率僧200余人夺路逃走,未逃之僧,全被杀死。韩部劫获牛1000余头、羊4000余只,以及佛像、法器等物,转手出卖,获银元14000余元,黄金60余两。韩有禄嗣将色航寺放火烧毁。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