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花美男 第七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org
    霍思暖个人画展开幕当天,排场可以明星,几乎国内所有重要媒体都到齐了。

    嚓!嚓!

    此起彼落的镁光灯,代表她在这个业界所受到的注目和重要,她容光焕发接受各家媒体的采访。

    “Scarlett,恭喜你开个展……”

    还有许多相关从业人员,特别抽空前来参观她的画展,算是相当给霍思炜面子。

    卢禹孟很早就到达展览会场,只是一直找不到停车位,只好停在展馆外围的街道,再走一段路到会场。

    当他捧着一大束鲜花到达览馆时,霍思暖正在和柯蕴柔交谈,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话题笑得十分开心。

    由于会场的人潮众多,花篮从走道沿路排到展览馆深处,他一会儿得闪人,一会儿还得小心不要踢到花篮,着实左顾右盼找了一阵子才找到两位美女。

    “恭喜你举办个人画展。”他一看见霍思暖马上献上鲜花,霍思暖大方收下,开玩笑地回道。

    “多年不见,你依然是个大帅哥。”她抱怨。“你最起码也要老一点,丑一点,胖一点,这才公平。”

    “你也一点都没变,个性依然那么豪爽。”霍思暖饶富趣味的说法,让他不由得绽开微笑,感觉好像回到从前。

    “这可不是一个用来赞美女性的最佳形容词。”霍思暖挑眉。“不过我原谅你,你从以前就不会甜言蜜语。”

    “我向来拙于言词。”卢禹孟赶紧跟霍思暖道歉,不料却引来她反唇相反唇相讥。

    “但是该说分手的时候,你倒是挺果断,表达得挺好的。”她不客气地吐糟,他微笑,没有立场回嘴。

    “思暖!”柯蕴柔紧张地喊好友的名字,拜托她别当面让他下了台。

    “谢谢你送的花,但别以为我已经原谅你,我会记一辈子!”霍思暖冷哼,和卢禹孟结仇结定了。

    “我看到那边有人在跟我招手,我先失陪了。”霍思暖搁完狠话就跑,留下柯蕴柔独自收拾残局。

    “对不起,思暖一向就是这么口无遮拦,典型的艺术家脾气。”她尴尬地帮好友道歉,他摇摇头。

    “没关系,如果她变了,我才会觉得这个社会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陌生。”所以真的不必在意,他很欣喜这个多变的世界还有不变的事物。

    “我大约看了一下会场,好像没有看见你先生,他还没来?”真正令他在意的是霍思炜,他没想到他竟是她结婚的对象。

    “可能是有事情耽搁,我也是很了解。”柯蕴柔语气不甚自然地答道,引起他的好奇。

    “你们不是夫妻吗,怎么会不清楚彼此的Schedule?”以前他们两人交往的时候,对方什么时间做什么事,上哪一堂课,两人都一清二楚,可现在她却连自己的老公会不会来都不晓得。

    “因为……因为……”她支支吾吾。“因为他工作的时间比较不一定,所以……”

    “霍思炜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工作,怎么好像一副很神秘的样子?”卢禹孟纳闷,吃饭那天他就觉得不对劲,但他以为霍思炜是故意跟他挑衅,才故意说自己是无业游民,但从她今天的反应来看,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呃,他……”柯蕴柔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重大的秘密挣扎着该不该说出来,卢禹孟用眼神鼓励她,希望她能把话说清楚。

    柯蕴柔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开口,一双强壮的手臂不期然搭上她的肩,亲热地拥住她。

    “让你久等了,老婆,这束花送给你。”原来是霍思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在他们尚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将玫瑰花塞进柯蕴柔的手里,吓了两个人一跳。

    “谢谢。”柯蕴柔低头闻玫瑰花香,猛然闭嘴。

    卢禹孟难掩失望,她刚刚明明就想跟他说什么,如果不是霍思炜及时出现,他早已得知她心中的秘密。

    这时霍思炜抬起头面对他过去及现在的情敌,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好像在跟卢禹孟宣战。

    卢禹孟平静地迎向霍思炜挑衅的眼神,从中寻找作战的蛛丝马迹,却找不着。

    柯蕴柔脸躲在玫瑰花中,低声跟霍思炜说了些什么,他立刻拥紧她的肩和她咬耳朵,两人亲密的行为举止,看到卢禹孟眼里有如一把剑,每一个举动都刺伤他的心。

    “抱歉公司有事耽搁,来晚了。”霍思炜的笑容一如以往充满挑衅意味,两个男人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台面下实则波涛汹涌,暗自较劲。

    “你看过我老姐的作品了吗,有什么感觉?”霍思炜率先抛出引信,卢禹孟巧妙躲过。

    “艺术的事我不懂。”他微笑。“但是我以前就时常听小柔称赞你姐姐画得很好,是很有天分的画家。”

    “依我看我姐根本是在鬼画符,这样也能红,真是没天理。”霍思炜对卢禹孟的回答显然很不爽,这也难怪,因为他触及了他不可能拥有的部分,那即是他和柯蕴柔曾经共同经历的过去。

    “对了,honey。”霍思炜话说得好好的,突然搂住柯蕴柔的肩膀,又吓了她一跳。

    “什、什么事?”她的表情明显不自在。

    “卢先生那天请我们吃饭,我们是不是该回请他到家里吃饭?时间嘛……就订在下个星期二晚上好了,你说好吗?”霍思炜接下来的举动更劲爆,竟然当着卢禹孟的面做出这个荒唐的提议,柯蕴柔又是一阵支吾。

    “我想……”

    “你愿意接受我们的邀请吗?卢先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霍思炜直接挑战卢禹孟。“下个星期二晚上七点到我们家里吃饭,庆祝大家重逢,你愿不愿意赏脸?”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挑战,霍思炜正挑战着卢禹孟的胆量,问他敢不敢正面迎战?

    “谢谢你的邀请,下个星期二晚上七点,我一定准时登门拜访。”卢禹孟接受挑战,除了男性自尊严格捍卫以外,最主要的是一直盘据在他心头的那种异样感觉,他总觉得他们两个人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有必要弄清楚。

    霍思炜笑一笑,用锐利的眼神回应他爽快的回答。两个男人像斗牛一样地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想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认输。

    “恩暖!”柯蕴柔见苗头不对,立刻Call来好友解围。

    “干嘛?”霍思暖闻言赶到,和柯蕴柔默契之好,旁人只有干瞪眼的分。

    “你可不可以带禹孟参观一下画展,顺便跟他解释每幅画背后的涵义?”她明显是有话要私下对霍思炜说,卢禹孟点点头,表示他明白。

    “这有什么问题?”霍思暖求之不得。“帅哥,跟我走,我来充当你的向导。”反正她也有话要跟他说,刚刚好。

    他们前脚才走,柯蕴柔后脚跟着把霍思炜拉出展览馆,卢禹孟只能远远打量他们的背影。

    “咳咳!”霍思暖故意干咳了几下,以吸引他的注意力。

    “对不起,占用你的时间。”卢禹孟回神,霍思暖用力看了他几眼,带领他去参观画展。

    卢禹孟虽然不是很了解艺术,但也看得出来霍思暖为什么走红。

    一般的油画不是静物就是人物,要不然就风景,很少跨出这几个范围。但她却大胆地突破材料的限制,利用一层又一层的油彩表现出类似压克力画的质感,题材且不受限于传统,作品处处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扭曲和隐喻,用色且非常强烈,很能吸引人们的眼球。

    “你现在看的这幅画叫Kiss,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走到某幅画前面,霍思暖刻意停下来为卢禹孟做介绍,他的目光立刻被眼前的画作震慑住。

    整个画面分做三大部分,左半部是两颗心扑通扑通跳,男的心脏小,女的心脏大,右上方是两根舌头纠缠,嘴唇互咬,右下方则是大胆画出男性勃起时生殖器的状态,一整个抽象颓废。

    不晓得怎么搞的,卢禹孟的脑中此刻竟浮现出他和江盈阳不小心接吻的画面,心脏开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当男人和女人在接吻的时候,女人的心脏一定跳得比男人快,而右下方的图案即是反应出男人当时的生理状态,这就是我所想表达的。”

    女人谈恋爱是用心,男人谈恋爱是用身体,好一幅讽刺意味深厚的画作。

    “我的画风依然是那么大胆。”他敬佩地说道。

    “没办法,狗改不了吃屎。”霍思暖自我嘲讽。“不过话说回来,蕴柔这几年的画风也开放了不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的作品就像被关进笼子里的小鸟,自以为满足却不自由,没有半点生气,一直到和你分手以后,才慢慢找回生命力。”

    霍思暖这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白指控,卢禹孟的身体因此而僵住。

    “你的意思是,我限制了蕴柔的自由?”这不是事实,卢禹孟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没错。”她就是个这个意思。“你们根本不适合,你那套宁静理论只适合不怕死,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女人,蕴柔太胆小了,她需要更热情的男人。”

    也许在旁人的眼里,他们是天上的一对,地上的一双。但对她们这些好朋友来说,卢禹孟的沉静优雅却更像是一座牢笼,把柯蕴柔紧紧关住,不让她振翅高飞遑论追求艺术,不退步已经是谢天谢地。

    卢禹孟从来没有想到,他对安稳生活的坚持和追求,已经严重影响到柯蕴柔的创作,他还以为他们所规划的美好未来,就是她想要的。

    “时间在走,人在变老。没有什么事物是永恒不变的,尤其是感情。”霍思暖更进一步提醒他不要妄想回到从前,那是不可能的事。

    “……你说得有理。”他不否认她是对的。“但是到底变了没有,要实际接触了以后才知道。”

    虽然柯蕴柔已经结婚,但他可以从她几次的说话结巴中察觉到异样,如果她的婚姻真的有难言之隐,他也要弄清楚,绝不能让她遭受半点委屈。

    “随便你。”顽石,讲不听。“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再伤害蕴柔,我绝对饶不了你!”

    霍思暖话毕,当着他的面拂袖而去,看得出她依然对他当年的负心很在意。

    这也难怪,毕竟在外人的眼里,他是个劈腿的负心汉,她会讨厌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重重叹一口气,卢禹孟有口难言。他将头转向会场的另一边,透过巨型玻璃窗户看见柯蕴柔和霍思炜在会场外打情骂俏,瞬间产生一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此地的感慨。

    因为你是傻瓜,就这么简单。

    卢禹孟决定他已经看够了,也被奚落够了,再继续待下去只会更失落。他不想连过去的美好回忆,也跟着现实一起埋葬,他还想保有梦想。

    只是当他回到家,发现他的原木鞋柜表面贴满了马赛克磁砖,所有关于梦想的一切瞬间崩溃,再也不复当年美好。

    我想要一栋英式乡村小屋,我希望屋子里面的所有东西,包括走廊鞋柜都是用原木做的,因为原木最干净,最有味道,能拥有这么一栋木屋,是我的梦想。

    这是柯蕴柔的梦想,也是他的梦想,他已经失去柯蕴柔,如今连这卑微的梦想都遭破坏,他万万不能接受。

    他脱掉鞋子,生气地走进客厅,不必刻意去猜这是谁的杰作,自然有人会主动告诉他。

    “咦,你回来了?”江盈阳果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剪马克磁砖,卢禹孟冷眼打量她手中的剪刀,突然间不能忍受。

    “你是怎么进来的?”他既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也没跟她打招呼,只是沉着一张脸,眼光冰冷地看着她。

    “唔……”她不知所措地放下剪刀,终于发觉不对劲。“小勋给我钥匙,叫我自己开门进来……”

    “Shit!”卢禹孟闻言不文雅地诅咒一声,江盈阳畏缩了一下,她从来没听他说过粗鲁的话,感觉好唐突。

    “拿来。”卢禹孟忽地朝她伸手,她一脸莫名其妙。

    “拿什么?”他今天好凶,仿佛变了一个人。

    “钥匙。”他脸色阴沉地回道。“把建勋给你的钥匙还给我,从此以后,不准你随随便便进来。”

    “我不是随随便便进来。”江盈阳把钥匙还给他,一边解释。“是小勋要我帮鞋柜都贴上马赛克,他觉得这样子很好看,所以我才—”

    “够了!”他阻止她再说下去,一点都不想听。“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梦想?”

    破坏他的梦想,此话怎讲?

    “我没有!”不管他的梦想是什么,都与她无关。“真的是小勋拜托我的—”

    “你别想把责任都推给建勋,你本来就是一个过度热心,热心到惹人厌的女孩。”卢禹孟根本不听江盈阳解释,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伤人,江盈阳简直不敢相信,他和那天温柔帮她上药的卢禹孟是同一个人。

    “我真的没有—”

    “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你以为你拼命帮我做事,我就会感激你吗?其实你是在侵犯我的权!”

    就算老天现在打下一道雷来,也不会比他此刻的指控更震撼。她万万没想到,她的热心会成为他的负担,成为他指控的证据。

    “对不起。”她拿起包包,逃离这个伤心地。“我不知道我已经侵犯到你的权,我以后不会来了。”

    说完,她狼狈离开,留下满桌剪碎的马赛克磁砖,一如她被卢禹孟敲碎的心。

    用力关上的大门和急促的跑步,在在说明了她伤得有多重,多急着逃离他无情的话语。

    卢禹孟难过地闭上眼睛,比谁都明白江盈阳纵然有错,也不该遭受到如此待遇。她只不过是代罪羔羊,代替自己承受他无法忘记柯蕴柔的怒气。也或许霍思暖的说法太刺激他,让他一时控制不了自己,情绪瞬间爆开。

    ……唉!

    他用手蒙住眼睛,不让眼前的黑影击垮自己,摧毁他的自信。

    叮咚!叮咚!

    此时门铃声响起,他拖着疲惫的脚步前去开门,乍见卢建勋惊讶的小脸。

    “把拔,怎么是你,盈阳阿姨呢?”小朋友以为是江盈阳,看见是卢禹孟后吓了一跳,把拔今天好早回来。

    “她……”他虚弱地牵动嘴角,不晓得怎么解释。

    “哇!盈阳阿姨已经贴好下面的鞋柜,动作真快。”小朋友一看见马赛克磁砖,立刻跑到鞋柜前面用手摸来摸去,好喜欢江盈阳设计的图案。

    “什么已经贴好了?”卢禹孟愣住。“难道你真的拜托她帮鞋柜贴上马赛克?”

    “是啊,把拔。”小朋友理所当然地点头。“都是因为盈阳阿姨很会做这些东西啊!上次她帮我把你送我的笔筒贴上马赛克,我好喜欢,就拜托盈阳阿姨也为鞋柜贴上一些马赛克,看起来比较漂亮一点。”

    小朋友的动机很单纯,真正糊涂的人是他,他错怪江盈阳了。

    “你怎么了,把拔?”脸色很难看。

    “我错怪盈阳阿姨了。”该死。“我以为她自作主张,帮鞋柜贴上这些马赛克,还不听她的解释。”

    “都是我的错,把拔,你千万不要责怪盈阳阿姨。”小朋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深怕害了江盈阳。

    “该受谴责的人是我。”卢禹孟苦笑。“都是把拔不好,你没有错。”

    “那盈阳阿姨呢?”

    她也没有错,所有过错都在他身上,他是个大混蛋。

    “我去找盈阳阿姨。”卢禹孟动手收拾留在桌上剩余的马赛克磁砖,打算把它们当成人质。

    “我去大宝家写功课。”小朋友也跟着收拾书包和他父亲一起出门,不让卢禹孟因为他一个人在家而担心。

    “谢谢。”卢禹孟摸摸小朋友的头,觉得他真得懂事,相较之下,自己则显得不够成熟。

    “把拔,你一定要带回盈阳阿姨喔!”分手前小朋友千交代万交代,就怕卢禹孟空手而回。

    “你喜欢盈阳阿姨,对不对?”这是卢禹孟第一次看到小朋友这么认真的表情,比考试还认真呢!

    “嗯,我喜欢她。”小朋友点头,认了。

    “我一定带回盈阳阿姨。”他向小朋友保证。

    “加油!”小朋友为卢禹孟打气。

    他笑笑,希望自己有好运气。

    当卢禹孟带着剩余的马赛克碎片冲出门后,才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江盈阳住在哪里,何况是找到人。

    他一边开车,一边戴上耳机,拿出手机打给林寿成询问江盈阳的地址。

    “你要找盈阳?”林寿成的声音听起来卡卡的,讲话不是那么流畅,卢禹孟怀疑是通讯的问题。

    “我有急事找她,麻烦给我她家的地址。”他再重复一次。

    “呃……好吧!”

    不是通讯不良,林寿成真的在犹豫,不是很愿意给他江家的地址。

    卢禹孟皱着眉拿笔把江家的地址记下来,切断通话后心想林寿成今天怪怪的,语气竟然充满迟疑,不太像他的作风。

    卢禹孟不晓得自己已经被江盈月贴上‘危险’的标签,不许江盈阳与他靠得太近。处处以老婆大人的命令为优先的林寿成,当然不会愿意干犯惹他老婆发彪的风险,做任何决定之前都要三思。

    但他终究把江家的地址给了卢禹孟,也算是对他们的友情有所交代。

    “呜……”躲在被窝里大哭特哭的江盈阳好不委屈,脑海里都是卢禹孟生气的脸。

    她承认她不该乱动鞋柜,但那也是因为禁不住小朋友的再三恳求,她才答应小朋友帮鞋柜贴上马赛克磁砖,绝对不像卢禹孟说的那样,是她自己鸡婆。

    她以为你拼命帮我做事,我就会感激你吗?其实你是在侵犯我的权!

    可是,也因为他说了这些话,刀子才知道自己有多在意卢禹孟,有多么喜欢他。

    “呜……”在他说这些话之前,她以为自己只是迷恋他那张脸,直到他的话把她打醒,她才恍然明白,原来她喜欢他的个性胜过他的外貌。

    “最爱花美男”只是她挂在嘴边的口号,她更爱他那善良的心和不凡的气度,她根本是彻底沦陷了。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人,也是第一次失恋,她的心好痛好痛。

    “呜……”她难过到眼泪流个不停,又不敢跟她姐姐或姐夫哭诉,只能抱紧被窝忍耐到底。

    这个时候,楼下有人按电铃,江盈阳只希望来的人别是她姐姐,否则她光是想怎么解释眼泪,就够伤脑筋了。

    不对,她姐姐才不会按电铃,她自己就有钥匙。

    江盈阳心不甘情不愿地下床,走到窗边往下探看谁这么不识相,连人家哭泣都跑来打扰,未料看见铁门边站着一道熟悉身影。

    是老师,他怎么会来?

    江盈阳被卢禹孟的突然造访吓到呆掉,一时间忘了反应,直到卢禹孟抬头与她对望,她才想到该闪身。

    “盈阳!”确认她已经平安回家,卢禹孟悬着的心终于能够放下,才敢用力喘气。

    江盈阳躲在窗户边不回应,以为这样就可以骗过卢禹孟,让他误以为她不在家。

    “我已经看见你了,你别再躲了。”

    她意思到了,可惜手脚不够利落,当场就被抓包。

    没办法,她只好背对着他走到窗边,不让他看见红肿的眼睛。

    “找我有什么事?”她头垂得低低的,仍在掉泪。

    “我拿剩余的马赛克来还你,你能不能帮我开门?”他知道他伤了她,但他不想对着她的背说话,感觉好遥远。

    “不必麻烦了。”此时此刻她谁都不想见。“你把东西放在门口,我等一下再下去拿。”

    她以为只要这么说,卢禹孟就会死心,不料他动也不动。

    “不然你直接丢掉也可以,我不想要了。”见他没有放下东西的意思,江盈阳索性改变主意,彻底和他划清界线。

    听见‘不想要了’这四个字,不晓得怎么搞的,卢禹孟的心竟像被刀子划过一样难受,她一定以为他很无情才会那样对她。

    “盈阳,我们可以谈谈吗?”他想把话说清楚,也想跟她道歉。

    “不必了,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她大声回道。“我很抱歉侵犯你的权,我以后不会再犯了,请你原谅我!”

    卢禹孟闻言深深叹气,都怪自己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

    “你不开门,我只好闯空门。”他也不知道他为何坚持一定要见到她,或许跟她背对他有关,他习惯看她笑脸。

    “什么,闯空门?”她起初听不懂他的意思,直到她用眼角的余光瞄到他爬墙,才明白他是说真的。

    “你不要乱来!”她憋住气看他笨拙的动作,无法想像优雅如他,竟为了她当宵小,一时间乱了阵脚。

    卢禹孟爬墙的动作或许不够利落,但总算安全落地,江盈阳才又开始呼吸。

    他直直地走向她,在她的窗户下方停住,仰头看向她,大声说。“我进来了,请你帮我开门。”

    江盈阳仍是犹豫,没有把握见到他会不会再次崩溃,突然在他面前放声大哭。

    “难道你真的要我爬上二楼?”卢禹孟仔细打量房屋外墙的构造,试图找出立足点,认真的态度差点没吓坏她。

    “你等着,我下去帮你开门。”她用手臂擦干眼泪用力深呼吸,匆匆跑下楼。

    她打开大门,低头不看他。

    “你终于开门了。”卢禹孟打量她低到不能再低的小脸,虽然她刻意掩饰,依然能够看到泪痕。

    “我怕会出人命。”她勉强牵动嘴角,就当是微笑。

    她佯装坚强的模样,让卢禹孟感觉好心疼,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伤害她这样深。

    “呃,我的东西拿回来了,你可以走了。”害怕自己会再度落泪,江盈阳伸手拿走卢禹孟手上的塑胶袋,然后下逐客令。

    卢禹孟深深望了她一眼,苦涩地微笑。

    “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了吗?”一定要这么无情?

    “不需要解释,我已经听懂你的意思。”她快要哭出来。“很抱歉之前一直厚脸皮缠着你,我保证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请你不必担心。”

    她误会他是来跟她下最后通牒,但那并非事实,卢禹孟是来跟她道歉的,只是亲耳听见她的拒绝,他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一直以来,他就知道她喜欢他,但他以为那是小女孩的迷恋,很快就会清醒,并没有特别留意或在意。

    “你真的可以回去了。”

    如今,她真的清醒了,他反倒犹豫了。如果他够聪明的话,就该让事情就此打住,以误会收场或许不是最好的结果,却最没有负担,对彼此都好。

    然而,他不能让一切就此结束,别问他为什么,他就是不能。

    “补习的事怎么办?”他慌乱地寻找理由。“你的成绩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又要轻易放弃?”

    这也是江盈阳用来说服江盈月,让她继续在卢禹孟那里补习的藉口,由他嘴里吐出,听起来格外讽刺。

    “我们还要在门口站多久?”他不喜欢被她摒弃在外的感觉,很不舒服。“我还有很多话要告诉你,可以让我进去吗?”

    立场好像颠倒过来,过去他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现在却想尽办法非留下来不可,然而江盈阳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请进。”她不知道他还想跟她说什么,但她已经够沮丧了,不需要他再在伤口上伤盐。

    “谢谢。”直到卢禹孟长长吐了一口气,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紧张,多怕被她拒于门外。

    和他家温馨的小木屋不同,江家的室内设计走更宽敞,更简洁的路线,看起来相对空旷。

    “你每天光要整理屋子,应该就要花掉不少时间。”他大约打量了一下室内面积,三个楼层加起来超过一百坪恐怕还不只,再加上前庭后院,够她忙了。

    “习惯就好。”她耸肩。“以前爸妈也都是这么忙过来的……”

    提起她的双亲,江盈阳的眼前不自觉地浮现出他们在屋内忙碌的身影。她父亲这边帮忙擦擦桌子,母亲拿扫帚扫地,她负责照顾盆栽,一家和乐融融。

    突然间,她好像哭。所有委屈都在这一刻发酵,她却只敢酝酿,不敢真的哭出来……

    “你一定想念你的父母。”看出她对双亲的思念,卢禹孟温柔地说道。

    江盈阳忍不住红了眼眶,泪水眼看就要夺眶而出,却还是想办法忍住。

    卢禹孟瞬间觉得自己真该死,他竟伤害了一个如此天真的女孩,想起自己对她的指责,他就想杀死自己。

    他走过去,一把抱住江盈阳,轻轻对她说。

    “想哭就哭吧!”别再勉强自己忍住。

    江盈阳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个举动,第一时间想跳开,却被他紧紧压在胸口,不许她逃离。

    她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间想要安慰她,但她真的,真的再也忍不住泪水,只好接受他的安慰。

    “呜……”她好想念爸妈,如果他们还活在人世就好了,她就不会寂寞。

    江盈阳着实依偎在卢禹孟的胸前哭了一阵子,直到他的衬衫都被她的泪水沾湿,她才察觉自己的失态。

    “对不起。”她直起身离开他的胸膛,不想太靠近他,免得最后真的走不开。

    “不好意思,你的衣服都被我弄湿了。”丢脸死了。

    “没关系,你的心情好一点了吗?”他低头看自己胸前那一片水渍,摇摇头。

    “好多了。”江盈阳点头。“大哭一场后,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好像又有勇气而对一切。”

    “我真羡慕你的乐观。”他太死脑筋,很多事情都想不开,间接带给别人痛苦。

    “像我有什么好的?”她吐舌。“我姐老是骂我没神经,整天浑浑噩噩过日子,恨不得将我一巴掌打醒。”

    “我也很想浑浑噩噩过日子,但可惜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清醒的。”如果他能把自己放空该有多好,什么都不去想,只凭感觉行事,那一定很棒。

    卢禹孟略带哀伤的笑容,很美,很教人心疼。

    江盈阳很想问他为什么忧伤,他过得不快乐吗?又怕被指为挖他的,只得忍住好奇,站在原地。

    “你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曾经她很乐意就这么站着静静欣赏他一辈子,现在她只想速战速决,免得原形毕露再丢一次脸。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他终于有机会把心中的歉意说出口。“建勋都告诉我了,是他拜托你帮鞋柜贴上马赛克,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哦!”她低头笑笑,已经没有那么在意。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个不经过同意,就随便乱动别人东西的女孩。”他觉得自己真是混帐。“我只是……心情不好,所以才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请你原谅我。”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虽然她告诉自己不准再对他好奇,还是忍不住想关心他。

    “因为……”他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无力感吧!”卢禹孟苦笑。“对于无法挽回的事情感到焦虑,愤怒,就是这样。”

    “听起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嘛!”干嘛为这种事想不开?“无力挽回就不要挽回啊,干嘛白费力气?”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效果却好比一道闪电,照得他的眼前都亮起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江盈阳,她回他一个灿烂笑容。“你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叫‘盈阳’吗?”

    “大概猜得出意思。”卢禹孟点头。

    “我爸爸希望我的人生能够天天充满阳光,从小教导我凡事朝正面思考。”好想念爸爸啊!“虽然很难,但我尽力做到,所以我的人生即使没有那么如意,我也不气馁。毕竟人都应该往前看,老是想着过去的失败,日子不可能过得快乐,所以我的人生哲学是Let it be,失败就失败了,再努力就行啦!”

    好棒的人生哲学,他受教了。

    “伯父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你也是,卢禹孟在心里补充。

    “没错,不然怎么会生出我姐那种天才来?”虽然比不上他,不过也已经很厉害了,她自叹弗如。

    “说得也是。”他表面上附和,但在他内心深处,认为她才是真正的天才,他的伤口因为她这一番话慢慢愈合,也许不久以后就会痊癒。

    他们不约而同互看一眼,不约而同转过头低笑,所有误会仿佛都随着他的告解烟消云散。

    “再回来当我的学生好吗?”卢禹孟柔声请求。“我们已经澄清误会,你应该可以原谅我,再回来继续上课了吧!”

    “我原谅你,但是上课的事情就不用了,我可以自习。”她慌乱地拒绝卢禹孟,不想让他再有伤她的机会,卢禹孟当场僵在原地,心情仿佛受到重击一般沉重。

    “是不是我教得不好,你才不想继续上课?”他无法想像没有她的日子,光想到就难以呼吸。

    “不是!”她急忙否认。“是因为……因为……”因为她已经真正喜欢上他,不是迷恋,也不是成天挂在嘴边无聊的口头禅。

    她是真的喜欢他这个‘人’,而非他那张脸。她害怕他们若是继续相处,她会无可救药地爱上他,最后伤了自己,她不想变得那么可悲。

    “因为什么?”他坚持要得到答案,不许她敷衍。

    江盈阳小嘴微张地望着卢禹孟,好想问他——为什么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你还忘不了柯蕴柔?未来你会喜欢我吗?或是依然忘不了完美的旧情人?

    这一切问题都没有答案,她也没有勇气追求答案,特别在他专注的凝睇下,她更说不出口。

    “因为……我老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翻习题后面的解答,所以我的成绩才会突飞猛进,我觉得很对不起你。”她终究没勇气说出真正的答案,只能胡乱搪塞。

    卢禹孟起初不能会意,脑筋转过来后失笑。

    “那你以后可要诚实一点,你知道我不会怀疑人,以后千万不能再偷看答案。”他知道这不是她拒绝他真正的原因,但无所谓,只要她回心转意就好,他就很快乐。

    “老师—”

    “明天下午两点上课,记得不要迟到。”卢禹孟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江盈阳嘴巴张得大大的,就是找不到机会说不。

    “我先回去了,建勋因为我们吵架,还待在同学家做功课,我得赶去接他。”他顺道把小孩子拿出来当藉口,彻底封住她的嘴。

    “小、小勋?”她都快忘了小朋友……

    “是啊,你该不会忘了他吧!”卢禹孟的笑容超无辜,此时此刻,她看起来反倒比较像坏人。

    “我知道了。”败给他们父子。“我明天会准时去上课。”

    “那么,明天见。”他笑一笑,不用花费力气便能教她投降。

    江盈阳,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明明就不想去,干嘛还要点头答应……

    “盈阳。”

    就在她懊恼的时候,耳边传来他轻柔的声音。

    “嗯?”她抬头不明就里地看着卢禹孟,他的眼神好温柔。

    “谢谢你原谅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18 全本小说网